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伏八】童话之二 海之子

伏见是海巫师,八田是人鱼

————————————

 

“猿比古,我想要成为人类!”

 

噩梦是从言语中诞生的吞尾蛇。

 

八田美咲使劲摇摆着他的那条鱼尾绕着传说中海底最孤僻的巫师发疯一样的乱窜,那是他激动到极点的表示,“真是酷毙了!真的,你应该和我一块儿去海面上看看的!那个红发的海盗,对了,船上的人都叫他尊哥,哇——超厉害的!就那么‘轰‘的一下,那些蓝衣服的就‘呼‘的被炸开,要是那个戴猿比古的海军头子没有‘咻‘的出现,他们肯定能‘啪‘的都炸上天!”

 

伏见猿比古皱着眉毛稳住他手里飘荡这黑紫色泡沫的螺贝,他蛮横的拉开八田的鱼尾巴把螺贝小心翼翼的沉入了面前那口咕嘟着令人作呕气味的大锅里。某个傻瓜似乎根本看不出他有多忙,仍然拼命挥舞着他细瘦如同海草般的胳膊——不对,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傻瓜,该死的金鱼脑子——无论怎么对他吼叫这混蛋永远也记不住!

 

“misaki啊——我有说过的吧,不要靠近海盗船,不要随便露出海面。就算你说一百遍人鱼的肉没有永生魔力那些崇拜着传说神话而活的海盗可不会相信。”伏见语气不怎么好的扯了扯自己的刘海,真亏他在这冰冷的海底也能保持发型,“啧,还有,不要随便给不认识的东西取名字,海军头子脸上戴的那玩意儿叫眼镜。”

 

“哦?是吗?我只是觉得和你的差不多——管他呢,你说是眼镜那就叫眼镜好了。对了,你看这个,你看我!”八田说着把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拉过耳朵遮掩住那里泛着橘色光芒的鳍,他又凑了上来,有些得意的说:“我今天捡到的,这样是不是像个人类了?我把尾巴藏在水里和他们说话了,哈,他们也以为我是附近村子里的,还问我要不要来他们的海盗船呢!哈哈哈,等我成为了人类,我也要加入他们,狠狠揍那群蓝衣服的一顿!”

 

“我该庆幸你还知道把你的尾巴藏起来么?”

 

八田的兴致也被伏见鄙夷的眼神打消了大半,他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在那恶心的锅沿边上道:“反正也没被发现不是挺好的么,再说你不是已经答应要帮我成为人类了么,这是给我的魔药吧,我记得你之前给那些人鱼弄出人腿的时候也是煮了这么一锅——”他俯下身似乎是想看得更清楚一点,但被伏见瞪了一眼之后他老实的退回去摸了摸鼻子,“这味道可真难闻。”

 

“别说蠢话,一会儿你得在这锅子里泡上七天。”伏见说着又扔了一大把鱼骨进去。

 

“唔——这听起来比你要劈开我的尾巴还可怕。”八田说着摸了摸自己尾巴上从正中线一直划过鱼尾的伤疤,“早知道成为人类得先把尾巴劈开,那上次受伤的时候就应该拜托你给我双腿了。嘛,虽然我也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受伤的了……”

 

“啊……谁知道呢……”

 

伏见低头盯着锅里磨药转动的波纹专注的要命,很是敷衍的应了一句,大锅在这时砰的一声升腾起黑紫色的火焰,八田吓得一把搂住伏见的脖子,却看见那火焰在他的镜片中倒映出几分可怖的诡异。

 

“好了。”

 

他听见他如此期待的说道:“让我劈开你的尾巴吧。”

 

虽然知道这是为了成为人类所必须的过程,虽然知道猿比古是绝对不会做真正伤害自己的事情,可八田还是莫名的觉得害怕,他有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总是习惯了接受猿比古给予的一切,他老是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好,但是既然自己还能够记得猿比古记得他说的就一定是对的话,那么按照猿比古说的去做就一定错不了。

 

他是如此坚信的。

 

八田按捺住内心的害怕,小心的躺倒在伏见准备好的祭台上。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姿态是有多漂亮,他那些橘色的鳞片,他稚嫩而又柔软的肢体,哪怕是在最暗沉的海底它的光芒依旧比珍珠宝藏更为闪烁。他抱住枕着的贝壳尽量不发抖的想要伸展开自己的鱼尾。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可能的确是有点困难,当他看见那刀尖上的寒光时还是没忍住猛蜷起尾巴,怀里的贝壳被压在他的胸口,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的声音真是丢脸到极点。

 

“是在害怕么mi——sa——ki——”伏见恶劣的拉长嘴角,暧昧的抚摸着小刀调笑道:“现在后悔也来的及哦~”

 

“啰,啰嗦——才,不是害怕——可恶!”八田也对自己的尾巴很是懊恼,他狠狠地瞪了自己尾巴一眼,抬起头很是坚定的对伏见说道:“既然已经决定要成为人类了,我才不会未这种事情而后悔——啊!啊啊————”

 

刀刺入鱼尾的那一刻鲜红的似要在这冰冷海底燃烧起来的血液便冒了出来,伏见的笑容有些扭曲,他看着八田痉挛着挺直了身体,那血液缓慢的沿着鳞片绽放出无刺的玫瑰群。

 

呐,疼么?

 

疼啊,好疼啊……快要受不了了,好疼……真是好疼啊……

 

不,还不够疼,无法让你铭记的疼痛,那根本就不算疼。

 

疼痛让八田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变的都乱糟糟的,接下来的过程让他觉得自己也许会就这么死掉也说不定,他闻到了来自自己身体的血腥味,清楚的感受到了刀割破他的皮肉,他的血管,他的神经,他的骨头……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就像一条恶毒的盘绕在他鱼尾上的海蛇。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说话,可是他听不清,他想要叫一下猿比古的名字,或许那样会安心一点,可他说不出声音只是无法控制的不停的流泪,蓝色的珍珠一颗颗从祭台边沿叮叮当当的滚落下来,伴随着刀切断骨头的声音一起。

 

“美咲……为什么总是想成为人类呢?”

 

结束的那一刻,伏见这样问道,他俯下身,缓缓的把自己的脸贴在那条被他亲手劈开的鱼尾上。

 

啊……为什么明明受伤的是自己,这家伙的笑容却难看的像是要哭出来呢。八田虚弱的用自己的小指勾住伏见的发尾,微笑着小小声说道:“因为……想看到更大的世界啊……”

                                        

直到被伏见抱紧那只装满了魔药的大锅里八田依旧没有从疼痛中解放出来,他甚至需要伏见的支撑才能好好的趴在锅沿上。他的大脑仍然在一抽一抽的发胀,不停的有幻觉与幻听像海水一样无孔不入的想要钻进他的脑袋里,可是他还是觉得快乐,哪怕这魔药的气味恶心的要命,可只要一想到他将要成为人类他便抑制不住的激动,恨不得现在就用他被劈开的鱼尾飞跑——当然,他不能着急,他得老实的泡上七天。

 

“猿比古……七天之后我就能成为人类了吧?”

 

“不要问我蠢问题。”

 

“哈哈……真开心啊,成为人类就可以去很多地方了吧……也许我也能加入那艘海盗船……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那样我就可以见识更多的地方了……”

 

“这种事情等你长高点再说。”

 

难得的八田没有为这个生气,他觉得有几分困倦,把头靠在伏见的胸口处,提议道:“喂猿比古……给我讲个故事吧。”

 

伏见抱着他的脑袋,“是困了么?”

 

“有一点儿……如果能睡上七天也许就不用这么疼了……啊,对了,就讲讲那个人鱼女孩子爱上王子的故事吧……我记得你好像给我讲过很多遍,可我老是忘记结局。”

 

“那是你太笨了,金鱼脑子。”伏见小声骂了一句,却还是用他懒洋洋提不起劲的调子讲起了故事。

 

“从前这海底有一位人鱼女孩,一次她在海面游玩时遇到暴风雨,一位王子被她所救,她将他放在岸边,躲在礁石后望着邻国的公主将王子带走才离开。王子醒来,以为是公主救了他,决定向公主求婚。”

 

“……王子喜欢公主?”

 

“啧,谁知道呢。反正他要娶她,管他是为了什么……随便什么也好,就当是为了土地吧。”伏见似乎对于解释很不耐烦,“睡前故事不允许提问。”

                                                       

“好吧。”其实对问题并没有什么执着的八田打了个呵欠,侧头给了自己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人鱼女孩很伤心,因为她爱上了王子,于是她来拜托巫师让自己成为人类,好在宫廷舞会上能再见一次王子。”

 

“……是你么?”八田闭着眼嘟哝了一句。

 

“啧,蠢死了。”伏见不耐烦的否定了八田的说法,他忍不住又咂舌接着说道:“那只人鱼说她愿意用她的喉头骨来交换,啊,就是说话的那块骨头——不许再问。巫师觉得无聊就答应了她,只是魔药的制作很麻烦,她只能第二天再来。”

 

“……”

 

“但第二天到了,她并没有来,她还是趴在离海岸最远的那块礁石上用她的喉头骨唱歌……真是烦死了。”

 

伏见轻轻的抚摸着八田沉睡的脸,皱着眉头自顾自的道:“原来人鱼都是金鱼脑子,好吧,或许比金鱼脑子要好上一点,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而人鱼只有七天。”

 

“后来巫师又遇到了一条人鱼,是个小个子吵闹的要命的家伙,这家伙很蠢,老是冒冒失失的做些蠢事,他很崇拜巫师,他觉得和巫师两个人的话哪怕是征服这个世界也超级简单,他说他要和巫师一直在一起。当然,征服世界这种事,巫师也觉得蠢得要命。”

 

“巫师知道这条人鱼是个小骗子,看着单纯无害,却尽是说什么‘一直’‘永远’的谎话,明明是不久前才答应了的事情,几天过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一脸热切的缠着巫师想要变成人类爬上陆地,人鱼根本就不知道,他那一刻的表情,是巫师最为憎恨的东西。”

 

“于是巫师给人鱼喂下了魔药,这药水能让人鱼永远记得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和他的承诺,但是人鱼的脑子毕竟太小了,装的东西很有限,所以每次他与巫师做下承诺之后他会更容易忘记其他的事情。”

 

“这没什么,毕竟人鱼也不需要记得和巫师无关的东西。”

 

说到这,伏见停下来想了想,似乎觉得所有的童话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于是他拉长了调子如同咏唱一般说道:“从此巫师与人鱼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八田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迷蒙的睁开双眼,他被吓了一跳“唔……哇啊!猿比古这锅子里是什么!?太恶心了混蛋快把我拉上去!”

 

“没什么。”伏见把八田抱了起来,黑紫色粘液下的鱼尾除去正中央那一条难看的疤痕外,完整如初。

 

伏见亲了亲八田的眼睛。

 

“早安,我的misaki~”

 ——end

 

童话三的设定:

伏见是寂寞王子  八田是燕子

 

热度(82)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