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伏八】24小时恋人(720美咲生日快乐)

希望我还能赶上八妹生日的尾巴!八妹我是真的爱你啊,明年的生日也要庆祝啊!

PS:【警告】第一人称。

 

24小时恋人

 

如果是这一天的话,无论许什么愿望都是能被原谅的吧?

 

那就只有这一天,只要这一天就好,请做我的恋人吧。

 

 

在第一个小时——

 

我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告白,不要再口不对心,不要再说出任何让你那双拳头会再揍过来的话。就如同把时间粗暴的拉回,摁住,把一条恶毒的蛇摆弄成可笑的心形。当然,我也不怀疑说出喜欢你的那一刻依然会挨揍,但如果你是不知所措的红着脸的话,我也会原谅你。

 

开心会告诉你,不安会告诉你,难过会告诉你,所有的心情,不再隐瞒,完完全全的摊开来,透过我的血肉和心脏,在更深一层的地方,赤裸裸的,挖出来给你。

 

这是一场过于盛大的冒险,同样的,我需要你胸膛的位置,我不要求你剥开来血淋淋的展示,向全世界宣告什么,蠢透了。我只需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那是我独属于一个人的地方,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啊……布丁也不行,菠萝炒饭也给我扔出去。

 

不许抱怨,如果只是这种小事的话,你已经成为了我的恋人。

 

在第二个小时——

 

我会带你一起在镇目町散步,吵的要命的中央大街也好,被打碎了路灯的小巷子也好,反正不是那个塞满了小混混的酒吧和一辈子都要加班的屯所。当路过那儿的时候我们会像两只偷偷摸摸的猫咪,会踮着脚,难看的靠着墙,小心翼翼的溜过去,然后在成功避开那些家伙之后,相视一笑。

 

我们会去学校,然后在校门口拐弯,那条巷子里是你常来的电子游戏厅。你去换游戏币,我去买可乐,两份加冰,冰块融化一半的时候你的炸弹人游戏会卡在你一直打不过的第十一关,而我会用让你帮我拿可乐擦淋湿到袖子的水珠这种借口挤开你的位置,帮你打通游戏,然后你会超级崇拜的看着我——不要否认,就如同当年初遇时那个12岁的你,你所有的“太棒了,不可思议”之后跟着的,永远都是我的名字。

 

你知道的,和我在一起,能够做到任何事情。

 

啧,等等,抢我杯子里的冰块除外。

 

不许笑。

 

在第三个小时——

 

或许还不到第三个小时,我们可以走慢一点。

 

那个公园,就是你第一次接触滑板的那个公园,你得到了人生的第一块滑板。哎……不对,有点讨厌这种说法,搞得好像是某个滑板高手的自传一样,KickFlip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是一毫米也不想关心,但是当你说出来的时候又觉得很有趣。有趣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为了做到这件事而拼命的你,我假装看不见你手掌和藏在衣服下的擦伤,笨蛋美咲有在为了我们的事情而努力,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应和你。

 

真庆幸你没有带着那块滑板,应该已经换了新的,现在的你踩上滑板快的能飞起来,用尽全力奔跑才能追得上你这种话,死也不会说的。散步这种事情嘛,本来就是慢腾腾的,我不想费力给一个傻瓜解释情调是什么玩意儿,虽然这听起来也挺蠢的。

 

公园空地上依旧有不少玩着滑板的少年,不过估计也没人能比的过你,好吧好吧,我允许你过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就如同当年摔了无数次的你一样,呵,接受挑衅。

 

虽然还是对于KickFlip是啥这个问题一毫米也不想关心,但是炫耀式的在那群傻小子面前漂亮的完成这个动作,环绕着众人的叫好声招着手冲我跑过来的你,还是可爱的要命。

 

该死,把拳头收回去,我是在称赞你。

 

在第五个小时——

 

我们一块儿去了M记。其实在第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预约了评价一流的餐厅,是二楼靠近湖面窗户的座位,主菜是鹅肝,当然也可以改成牛排,虽然取消了沙拉,但是双份的甜点一定可以打消你的埋怨。

 

不过当你拖着我进了快餐店说肚子饿了之后,我还是决定不要告诉你。

 

三个汉堡,你两个,我一个,薯条是你的,鸡翅是我的,一杯橙汁,一杯红茶。

 

你会把汉堡掀开,沿着沙拉酱的轨迹重新挤上蚊香形状的番茄酱,在我说“真恶心”的时候,反抗一般一大口塞进嘴里。红黄色的粘稠酱汁从面包缝里像喷射一样挤出来滴到了桌子上,你根本就不会不好意思,只知道叫嚷着“啊啊啊啊糟糕了”一边手忙脚乱的补救,还带着一嘴的番茄沙拉酱,而我会嫌弃的帮你擦干净——啧,用纸巾,不是手指,更不会亲过去——你到底是在说那部少女漫画里的桥段啊?!

 

不用感谢,快把我汉堡里的生菜吃掉。

 

在第七个小时——

 

我们在快餐店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一起去市立图书馆查阅一些资料。没错这听起来有些无聊,可是没办法,我是在职人员,我需要养家糊口,除了要交两个人公寓的租金之外,还要负责给恋人添置他贵得要命的球鞋耳机和手表。

 

嘛,现在没有意见了?那就跟我进去吧。

 

这儿过分的安静让你进去的时候有些拘谨,球鞋在地板上摩擦出来的声音都能让你吓一跳,你老实的跟着我在书架间穿梭,说实话,虽然烦人的要命但我觉得这样挺好。可是当你熟悉这儿之后你又会在书架之间乱串,你喜欢在我抽出书时你正好能抽中书架对面那本书的时候,你会在书与书之间的小小空隙里,在书架的另一边冲着我得意的傻笑。

 

这个游戏似乎对你来说挺有意思,所以我没有拆穿你偷偷蹲下身寻找我手臂的小把戏,要知道我比你可是高了11.1厘米。

 

这个图书馆的桌位正在更换装修,所以现在留下的可以坐的位置非常少,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把椅子,我咬着牙擦掉了上面的面包屑——天知道之前那家伙是怎么带进来的——这才坐下开始整理资料。我没有理你之后你就会觉得无聊,你会故意的叫我名字或者什么都行,来引起我的注意,在我头也不抬的应答之后又会无所事事的玩起我终端里的小游戏。

 

毫无疑问,在你能打破我的记录之前绝对能这么一直安静的玩下去。

 

在第十一个小时——

 

整理完资料之后已经到了第十一个小时,我回想了一下,还是努力让今天变得算是一个还像样的约会,在看电影和爬山之间,你根本连犹豫都没有就选择了爬山。好吧,今天上映的电影是恐怖片这种事情绝对是在意料之外,虽然这听起来还有点意思。

 

呵,嘲笑?呐,谁知道呢?如果那个气急败坏捏着拳头对我示威的家伙能回过头看一眼电影海报的话。

 

上山的路上你仍然不厌其烦的对我叫嚷着你“男子汉的勇气”,但在我假装不经意的说了一个关于小路旁吃影子的小鬼的故事之后,你果断走的笔直,就是那种恨不得每一次落脚都在台阶的正中央一般。你摔倒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我忍的很好,只有一瞬,可你还是爬起来想要揍我,但当我加快了脚步走远了之后你又会哇啦啦啦的吓得大叫着跑上来牵我的手。

 

你的体温很高,像小孩子一样,不仅手掌烫的要命,嘴唇也是。

 

这是我们登上观景台看着落日一点点沉下来,我偷偷吻你的时候发现的。

 

在第十四个小时——

 

从山顶下来的时候我们都很累了,走到公交站的时候你靠着我的肩膀小小的打着瞌睡。等到公交车来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其实这与我们放学时乘坐的是同一辆,我们喜欢最角落的那个靠窗户的座位,你坐在我旁边,抱着空空的书包。

 

我把耳机拿了出来,插上终端,调好音量之后,一只塞进了你的耳朵,一只归我——就和以前一样。我小心的调整了一下你靠在我肩膀上的位置,你小声咕噜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我找出了当年我们共同喜欢的那个乐队的歌曲,古怪的歌词,与诡变的音调,就如同那个年纪无所畏惧曾想要找到另一个世界的我们。

 

在第十五个小时——

 

回到公寓后你先去洗澡,我在客厅收拾之前的资料,没多大会儿就整理完毕,然后就看见你湿着头发穿着你大大的印着“硬派”两个字的可笑睡衣走了出来。我抱怨你没擦干头发弄湿了沙发,你抱怨我竟然没给你开电视机,我没有和你争辩,只是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了你找遥控器是高高翘起来的屁股上。

 

等我洗完澡出来之后你已经把头发擦干了,正盘着腿窝在沙发里看着搞笑节目,看见我走过来你很大方的拍了拍自己大腿的位置示意我坐过去。我当然不会客气,只是很可惜,你总是笑得全身颤抖,我的头根本在你的大腿上搁不下去,所以在你第三次擦着笑出的眼泪对我道歉的时候,我一口咬住了你的大腿肉。

 

我喜欢,有血有肉的东西。

 

在第十六个小时——

 

我们窝在同一张床里道了晚安。

 

我看着你闭上眼,呼吸渐渐变得沉缓,晦暗不明的灯光从窗外漏进被子上,凸显出你和我身体的形状。你蜷着身体对着我,我蜷着身体看着你,两个诡异的弧度,拼凑了一个难看的心形,我无声的扯着嘴角笑了笑。

 

我还有八个小时,足够你做个好梦。

 

不用担心,我会看着你这张傻脸,呵,竟然睡着了也会傻笑。你在梦中蹬了蹬腿踢翻了被子,我恶劣的捏紧你的手,又在你微皱眉毛的那一刻松开,给你盖好。我们曾经浪费了四年的时间,却又在这最后一刻对分秒计较,刺猬总是要撞得头破血流了才知道疼,可我知道,我们相互妥协的那一刻,永远也不会来到。

 

我都知道。

 

在第二十四个小时——

 

我穿好了衣服,站在床边亲吻你的额头,在你睁开眼之前,走出了房门。

 

——————————END——————————

热度(46)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