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龙峰X红雀】狮子牡丹

呵呵,我这次DMMD站的CP真好玩,摔!妈蛋!龙峰X刺青才对吧卧槽好暴躁啊!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雨水像浸润的墨汁,倒映着夜色从油纸伞边缘坠落。那个男人如同风一样,在石阶上姿态优雅的行走,木屐践踏在水洼中,发出与暴雨声截然不同的清脆声响。

 

他在一栋大院外停了下来,甚至不用他做些什么那大门便吱呀着向他缓缓打开,蓦地一声惊雷,闪电在远方撕开了阴沉的夜空,他怀抱着臂长的檀木盒子遥遥向远方看了一眼,那张被白光映得莫名诡异的脸浮现出温和的笑意,他对前来开门的侍者道:“在下刺青师龙峰。”

 

雨下得更大了。

 

——————

 

真的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从未如此的期待过,哪怕是这场黏腻的暴雨也无法阻挡他的好心情。在这满溢着烛火与白檀香味的房间里,窗外的雨声依旧喧哗,他小心的把药粉倒入灯盏,半跪下身看着躺在被褥上因服了药而软下力气的少年,晃动的烛火在他光裸的后背上扭曲成奇幻的光影。

 

“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么?”侍者在门口躬着身子问道。

 

“不,不用了。”龙峰垂下手,他似乎连袖子摆动的角度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一举一动都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刻意得体,他侧首微笑道:“请关上门就好。”

 

侍者退了出去,拉门在他身后轻缓的合上,背着烛火,龙峰注视着少年那张稚嫩的脸,唇角笑意突然可怖的拉长。

 

这家伙还在瞪过来呢,哈,就是那双眼睛,真是令人兴奋,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接受要为这少年刺青的工作起,他的情绪就一直莫名高涨着,掩盖在平静的面具下却是心脏都为此止不住的颤栗,特别是到了这一刻,这种情绪面临着爆发的快感一瞬间便达到了最顶峰。难以抑制……不,根本就不用抑制。这是天赐的礼物,没错,他听见了,他听见了刺青在那儿挣扎着想要破开皮肉的声音,那样柔弱而美丽的伸展着呼喊。

 

多么惹人怜爱啊……

 

他的手指接触上少年微凉的身体,因为受到惊吓,少年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是在害怕么?真有趣,明明干净的要命,心里想着什么眼里根本就藏不住,一看就知道是在温柔与正直下教导出来的孩子,却被圈养在了这处处弥漫着甜腻血腥的小笼子里。他太过稚嫩了,只是只幼小的狮子,无论是他的利齿还是爪子,都太过稚嫩了,一点力量也没有,所以哪怕是憎恨也是如此的稚嫩无力。

 

不过这很好,非常好,如未被开拓的沃土。

 

一同生长吧!这稚嫩的憎恶,这稚嫩的愤怒,和这稚嫩的刺青一起,连同我献祭的灵魂,生长吧,看看它在这青涩的身体上该是绽放出如何动人的花朵——

 

“啊啊——”

 

如同濒死般尖利的嘶喊被狠狠的压抑在少年撕咬住的拳头里,龙峰第一针下的极深,这与以往不同,是他刻意的,要破开血肉,刺穿骨头,触及灵魂,或者更为深处的什么东西。血溅上他和服袖摆,他喜欢欣赏人们刺青时所承受的痛苦,那是极为纯粹的,与任何感情无关,疼痛,疼痛,疯了一样的疼痛,却仅仅只是大脑的第一反应。实在是太过美好了,真的,他盯着血流淌过少年后背上墨描的牡丹,感觉到下体一股难耐的灼热,这是非常难得的,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半硬了!

 

哈,他为自己的兴奋高兴得笑了,这一份愉悦,就在他连身心都甘愿奉上的刺青面前,痛快得让他轻喘。真是变态啊……他心底有个声音这么嗤笑着说,可他却又因这个声音而变得更加的兴奋,为这份变态的欲望。

 

刺青是人们的罪孽,美丽的张扬在病态的肉体之上,无需掩饰,无需羞愧,这就是美,美就是罪孽!这少年的罪践踏在他对生父的愤恨之上,绵绵密密的根,被龙峰亲手一针针植入,沿着他扭曲的痕迹,颤栗,痉挛。

 

痛么?那就叫吧!然后为自己的无力而悲惨的怨恨,越是疼痛就越是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自己的渺小可悲。然后愤怒,对这一切,自己或是别的任何东西,放肆的去恨,把根扎得更深进去,生长,吞噬掉那颗心脏,最后——绽放!用这献祭的身体!

 

“你真的很能忍呢,这种疼痛就算是成年人都会忍不住哭出来,你却都不肯吭一声。”龙峰的手指暧昧的拂过那花瓣,针尖沿着牡丹纹路的走向缓慢行进,他俯下身在少年的耳边低声说道:“这可笑的自尊想要维护什么,又维护得了什么呢?”

 

少年的脸都被冷汗湿透了,他张嘴时龙峰甚至能听见他的牙齿在因疼痛而不自觉的打颤,“老实干你的活吧,邪魔!”

 

哈哈哈哈哈,啊……邪魔,人总是这样天真,把那些自己所无法理解的东西纳入邪魔鬼怪,他不会反驳,他只会嘲笑人的愚蠢。没有人能明白他所见到的美丽,多么可悲,多么可笑,他如此孤傲的喟叹着,针尖以更为刁钻的角度扎了进去。

 

又是一阵抽搐。

 

真可爱,这爆着青筋的侧脸,还有被啃得血迹斑斑的手腕。可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要坏得更彻底一些才好,这样才足以匹配,汲取那份怨恨肆意生长的,最完美的刺青。这就是它的根,攀附在血肉,骨骼,灵魂以及更深处的东西,与刺青一起无法洗去无法剥离的存在。

 

“呐,好好的感受吧。”

 

这份罪孽啊!

 

 

 

最后一针刺下去的时候少年已经痛昏了,原本洁白的被褥被血浸得极为沉重,龙峰能感觉到那些血已经难看的染没了他的和服浸泡着他的膝盖,可他已经没功夫去管了。

 

完成了,他已经种下去了,这艳丽的牡丹,它的根已经绵密的舒展开来,好似血管神经,贪婪恶劣的疯狂啃食着每一口养料。少年每一次怒火,都只会让它更为娇艳,就如同献祭在樱树下破败的骷髅,当那怒意无法克制,最终漫过他的心智时——

 

它便会真正绽放,回到他的身边!

 

绝对,这绝对是最完美的作品,无法超越的,哈哈哈,永远!

 

龙峰缓缓的俯下身,伸出舌头虔诚的舔吻着少年背上繁密的牡丹,血液与墨汁混合的味道在他嘴里弥散开来,然后他在一种近乎渎神的愉悦里,畅快的射了出来。

 

啊……

 

他喘了口气,极为扭曲的笑了。

 

 

 

快点绽放吧。

 

我美丽的,狮子牡丹。

 

——END

突然发现我结尾都喜欢这种喟叹似的调调……嘛,算了,无所谓了,反正都是盐碱地上的大白菜。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