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多尊and出尊】镜头

本想一口气写完,但……好吧我承认文废不说特么还懒,原谅我放荡不羁爱抠脚,813尊哥生日再咆哮着写完吧。

十束多多良为中心,披着多尊皮的出尊。披着多尊皮的出尊。披着多尊皮的出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镜头

 

 

抽完这根烟后,他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车站外那个巨大的LED广告屏上已经换成了最近人气正火的少女偶像,甜美的笑容以及点缀着蕾丝花边的小短裙,活力十足。他仰着头,微笑着自言自语道:“嘛~一个月前为什么不是这种可爱的女孩子啦,像这种‘高度’的短裙分明是犯罪啊,犯罪——真是狡猾,本以为最后还能再见一面来着。”

 

烟蒂被按灭在沙盘里,和它一同被抛弃的,还有独独只拍摄了那一个人的胶卷。

 

“再见了,King。”

 

——————

 

那还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十束先生这次摄影展后准备呆多久?”展会安排的小助理帮他推着行李边问道,走了几步见他还没跟上来忙回头找寻,却听见咔嚓一声快门,金色短发的青年举着相机笑得一脸无害。

 

“十束先生不要拍我啦……这样很害羞的,你的快门可不是该浪费在这里哦。”

 

十束走过来熟络的拍拍他的肩膀回道:“只是为了记录嘛,我的摄影旅行也是为了这个而已。能来接我真是太感谢了,我这个人啊,对方向不是很在行,帮大忙了……”

 

“没有方向感?那十束先生旅行的时候不是会经常迷路么?”

 

“也不算是迷路吧,因为本来就没什么一定要去的方向,走错路的话就当成是又一次旅行好了。说起来上一次因为走错方向找不到回去的旅馆,又正好碰上大暴雨,不过还好拍到了彩虹,真的是超级幸运。”十束摊手,笑得毫不在意,“不管什么事,总会有办法的嘛。”

 

小助理叹了口气,一脸真是服了你的表情,“算了,免得十束先生你走丢,还是请十束先生和我一起去停车场吧。”

 

“哎!我也没那么容易走丢的吧,行李我自己拿也可以哦。”

 

“您能老实跟着我走就是帮大忙了。”

 

“哈哈……还真是苛刻呢。”

 

这是一个繁华而又忙碌的都市,来来往往的人群,与川流不息的车辆。车站对面一栋又一栋高楼,如同猛兽的铁齿般紧密排布着,阳光照耀下来,反射出刺目的光。毫无意外,那栋最高的大楼有着一号黄金广告的好位置,几乎每一个走出车站的人都能一眼看见那个巨大的LED广告屏。

 

其实早在那一刻就已经道出了结局不是么?一种预示,就如同冥冥中悄然而伸出的细线,连接成宇宙看不见的星星轨迹,而人们往往把此称之为命中注定。

 

当十束抬起头,揉动他被强光刺激出眼泪的眼角时,他看见了那广告屏上的男人。

 

在他的痛苦,酸涩,与泪水之后。

 

模糊的视野中,只知道他如同火焰,以近乎毁灭般的姿态扑面而来。

 

————————-

 

喜欢制作甜点,时间是三个月整。

 

喜欢铅笔素描,时间是两个月十八天。

 

喜欢收集式样奇特的皮质手链,时间是一个月零七天。

 

喜欢玻璃工艺,时间是二十一天。

 

……

 

十束喜欢过很多东西,他的好奇心似乎随着他的年龄在一直成长,他对什么都能有兴趣,可偏偏他的兴趣永远都不长。

 

除了摄影。

 

记得他刚接触摄影的时候,他的朋友还开玩笑说若是能坚持一年那奥黛丽丝小姐也能嫁人了。奥黛丽丝小姐是当年两人共同喜欢的一位电影女星,听说她是一位不婚人士,轻蔑孤傲的扬着她的天鹅脖子,把她钟爱的细脚高跟狠狠的踩在每一位求婚男士的脚背上。后来当朋友指着报纸上美人结婚的新闻搂着他的脖子哭诉时,十束也不由的怀疑起是不是他对摄影的坚持影响了遥远的奥黛丽丝小姐的爱情。

 

他喜欢摄影,但又不能说是喜欢这件事情本身,准确点的话,应该是他喜欢这种方式。他的兴趣太多了,就如同一个繁大的花园,在风中生长,又在一个四季中消亡。而摄影无疑是一种再方便不过的记录工具。

 

他过于随性,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但永远不会投入太多进去,浅尝辄止。这同样可以适用于感情上,他每走过一个地方就会交上许多朋友,数不清的,人缘好到令人厌恶的地步,可是却找不到能真正让他留恋停驻的朋友。他脚在踩着风,他跟着风在走,也许他这将在旅行中结束他的一生,就像一只无脚的鸟,他无法停留,所以也不给自己停留的理由。曾有人说过他这种性格实在是恶劣。这真是极为难得的评价,一般人都会称赞他随和温柔亲切开朗什么的,但却没什么人指斥他恶劣。

 

十束也觉得这是毫无道理的,并不能因为他无法去爱上什么而过分责难,他浪漫的把这叫做缘分,或者更实际点说,叫做神迹,毕竟谁也无法预料到底在哪儿才会出现一见钟情,他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可是在他真正见到那个男人之后,他突然很想问问那位高傲的奥黛丽丝小姐,在她决定走下神座的那一刻,是不是也经历着这种能在一瞬间便将人淹没的心情。

 

拍摄结束的千岁走过来给十束递了瓶水,见他仍旧愣愣的望着另一边懒洋洋半靠着沙发对着各色聚光灯的男人,这才介绍道:“啊,那是尊先生,他可是我们HMR公司的‘王’呢。”

 

“……King?”

 

“没错,传说中的‘赤之王’。”听起来有些中二可笑的称呼在千岁提起却是无比认真的语气,千岁洋也是人气超高的平面模特,迷恋着他的女孩子比他沾染的桃色绯闻还要多,可哪怕是这样闪亮的人站在赤之王的身旁,也丝毫不敢提及自己的光芒。“用上次杂志上的评价来说,就是那个人的眼里啊,燃烧着能点燃一切的火焰。他有着一种连自己都毫无自觉的威慑力,所以没有人能在他所对等的位置与之交流,任何一个发声或者动作,于他脚下的王座而言都太过卑微渺小。但这也正是他引人疯狂的魅力所在。”千岁把手臂搭上十束的肩膀,挠了挠头道:“嘛~杂志上都是刻意夸张啦,尊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大家都很尊敬他,你也不用太紧张。”

 

十束眯着眼点头道:“说的也是呢。”

 

那边的拍摄似乎也告一段落,工作人员互道了辛苦后开始短暂的休息,但视野正中的男人却没有离开,或许是用来拍摄的沙发很柔软让他觉得很满意,他拒绝了助手递过来的饮品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缓缓闭上了眼,像是只假寐的狮子。

 

他的轮廓微微发光,有细丝状的东西在喧哗中飘荡,在时光里停留。

 

就如同有什么在他身后轻轻推了一把,十束又向前走近了几步,他在走动的人群之外用两手比了一个方框,仔细端详。最初是随意搁在扶手上的双腿,他有双好看的长腿,在紧绷的牛仔布料下略带嚣张的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他略侧着的腰,干净利落得像一道命令,每一丝细微的线条都只是在彰显着那里的力量,他支着脖子的手,很大,灯光下能看见手背上浅浅浮起的血管痕迹,他的头发颜色很奇怪,应该是天生的,火焰一样发烫的颜色,还有他刀刻般的脸,似乎从未舒展过的眉。

 

不知是否因为他的视线太过热烈都带上了失礼的温度,那双眼睛突兀的睁开来,毫无预兆的,笔直的看了过来。

 

十束甚至听见了空气中有什么爆裂的声响。

 

也许是心脏。

 

他无法描述出这一刻的震撼,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他脚下。人也是动物,本能的会对力量臣服——他是名符其实的王。

 

这真是太刺激心脏了,被这个人如此直白的注视,但十束并没有躲开他的视线,反而及其轻快的笑开了,甚至为了让对方注意而拼命伸出手挥舞。这孩子气的举动在他身上的确显得有些可笑,周防尊看着他毫无掩饰的笑脸,习惯性皱起了眉头。

 

“King!~”十束挥着手叫喊道,语气亲昵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他近乎小跑着走过去,伸出手道:“我是十束多多良。”

 

奇怪的家伙。

 

周防尊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道出了一切,十束的手空落落的伸在那儿,甚至到了连周围的人都注意过来地步,他脸上却一点尴尬神色也没有,依旧是笑眯眯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着光的原因,这家伙的笑容总让人觉得刺眼,很少有人能这么大大咧咧的站在周防面前自我介绍,他就像是火焰一样,不管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聚集而来的人,但是却也没有什么人能完全的靠近过来,那些家伙更多的是在远得多的地方扯着嗓子兴奋的叫嚷各种莫名其妙的口号。那一段沉默有很久,可能也没多久,只是所有的围观者都说不出那种紧张感是因为什么,或许除了这两人,所有人都觉得这段沉默实在是太过磨人。但所幸它还是结束了,周防怏怏的往上撩了一眼,却没有拒绝,伸出手在那等待了许久的掌心轻击了一声。

 

你看,连接上了。

 


热度(40)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