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卷坂】所想要传达的与已经传达到的

题目是瞎掰的,总算写了篇有头有尾的,我可以安息了。不对,最后还是要嚎一句——给我喂一口卷坂的安利吧,我不喜欢吃自己产的啊,这个标签我已经快翻烂了都没更新啊!so sad  QAQ


PS:有T2的夹私。担心会被“咻”字刷屏,卷岛的口癖没用。


 

你们决定交往了。

 

在朋友们看来这简直是比绵羊机车还要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喜欢摄影,你喜欢动漫,你们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兴趣;他是个不会闲聊的自行车笨蛋,而你也是个永远只知道用天气开场的冷场帝;放学回家的路他向左,你向右,从部活室到正校门外是你们同行的距离。

 

可是这一切还是发生了,就在那天你们并排骑上山顶之后,你完全愣住只知道脸红,气都没能喘匀,手足无措的想要拿起那只怎么也握不住的骑行水瓶。最终还是他起身握住你的手,很奇妙对不对,全身就像是过电一样,山风吹得凉飕飕的,明明两个人都戴着手套,手指间却都是黏腻。

 

哪怕是到了现在回想起来,你依旧会为了那个没用的只能拼命点头的自己而懊恼得不行。

 

每次紧张就会舌头打结,这是你的毛病,明明以前都能做的很好,不管他做什么事情都能在一旁握着拳星星眼称赞着真是超级帅气。可这场连世间最为权威的医院也无法诊治的口吃病,在交往的那一刻便严重到了晚期,他的名字成了哽在你喉间的糖块,甜蜜而疼痛,却又无能为力。

 

你站在他身边暗想,如果也能和卷岛前辈一样,亲口说出喜欢,就好了。

 

“我……”

 

才只是开口你便开始脸红,他回过头,你就又一次忘记了台词。那个人好像全身都在发光,亮闪闪的,微挑着眉毛的在那里等着你的下文,可你没有办法,只是看着他的脸对你来说就是最为强大的冲击。“在紧张个什么劲啊小野田,只是普通的激坡训练而已。”他把手搁在你的肩膀上如此安慰,你垂着头只顾沮丧,所以没发现这个人也僵硬的搭错了肩膀,看上去就好像是搂着你一样。

 

听说紧张和呵欠一样都是可以传染的,两人独处的环境正是最好的培养皿。

 

卷岛前辈去买饮料的时候你偷偷对着他的自行车练习,虽然结结巴巴,但好歹是完整的说了出来。就这样再接再厉下去吧,你对自己说。

 

“小野田。”

 

“在!”

 

真是糟糕,这如同上课时被老师点名答问一般的反应……

 

“是在困扰么,我们交往之类的?”

 

“啊,不!不是,并不是那个。”看着他在身边坐下,你手忙脚乱的解释道。到底该如何呢,如何才能好好的表达出来,并不是这样不清不楚,而是干干脆脆的回应。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第一次。不用着急,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就像平时那样一起爬坡就好。”

 

卷岛前辈真是温柔呢,越是这么想着,就越是为自己着急。胸口好痛,那种迫切想要对方也能了解的心情,就像是藏着一只呼啦呼啦的鸽子,迫不及待的想要飞出来,飞到那个人身边去。

 

 

——对着夜空祈祷,那颗星星如果能是我的就好了。

 

于是星星落下来,那一刻的感觉,似乎是得到,又似乎是失去。

 

 

“手岛前辈,是如何与青八木前辈相处的呢?”

 

“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手岛抱着刚刚买回的一大袋面包疑惑的问道:“是关于卷岛前辈么?”

 

“也不是这么说,那个,是我自己……”

 

“小野田你最近的状态不对,金城前辈虽然发现了但是没有说,所以我想这应该是连金城前辈也插不上话的问题。你能来问我,我很高兴。”

 

手岛前辈的态度实在是太狡猾了,这真是让人难以启齿,就好像把自己的日记摊开给别人议论那样的羞耻,你认命一般抱着头承认道:“让前辈们担心了真是对不起!可是这些天从交往之后都没能好好和卷岛前辈说上话,啊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什么都说不好。可是卷岛前辈太帅气了啊,只是看着他就大脑一片空白这样下去该怎么办才行!一点进步都没有,哪怕一次也好我也想把自己的心情传达过去啊——”

 

“叮叮——”

 

发泄般的倾诉被手岛前辈的短信铃声打断,“抱歉啊,好像是青八木的。”手岛前辈这么说着打开了手机。你傻愣愣的站在一旁,就好似飞速旋转的马达一下子熄火,噗的冒出尴尬的黑色烟气。“让那家伙等太久了啊,之前说好要一起在午餐时间把实践报告写完来着。”

 

“不,没,没关系。那个,”你挠挠头道:“手岛前辈真是了不起啊,青八木前辈只是发了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嗯?有么?哈,只是有些事情根本就不必说啦。”

 

“不说又怎么传达到的呢?”

 

手岛似乎也被问住了,“就那么,就那么明白了啊。”

 

“……啊?”

 

“有暗示的吧,两个人之间。”手岛想了想接着道:“就是那种叫做默契的东西。不一定非得等对方说出来,如果是青八木那个家伙的话估计等到天黑也等不出个结果,平时会注意到啊,眼神,动作,习惯什么的,并不是毫无根据。相处久了掌握了技巧,也很简单的吧。”

 

“可是,总有些事情是要说出来对方才会知道的吧?”

 

手岛笑了,“我好像有一点明白你是在苦恼什么了。如果是卷岛前辈总会知道的吧。别一脸傻样,要知道你这可是比大声呼喊还要有力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啊,你喜欢卷岛前辈这件事。”

 

“有,有那么明显么?”

 

“如果你是说那篇互评表上对卷岛前辈如同万字言一样的评价,和藏在你背包里的那顶玉虫色假发,还有用着同款的洗发水,模仿卷岛前辈的小动作什么的,那的确是挺明显的。”一点也不照顾每说一句话脸色就更烫一分的你,手岛挥挥手道:“不多说了,青八木还在等我,再见了。”

 

诶……

 

这种事情被别人说出来还真是羞耻到爆啊。

 

你捂着脸,树荫下的阳光绵绵密密的爬上你的裤脚。其实早就传达出来了啊,这么毫不自觉的,用如此直白的方式,大大咧咧的向所有人宣告。你这笨拙到不像话的家伙,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紧紧锁着壳的河蚌,结果却只是一只傻乎乎藏着蜂蜜罐子的蜂蜜熊罢了。那句话根本就不用说,还没发现么,从很早以前开始,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只是在表达那句话而已啊。

 

我喜欢你。

 

总有一天,也能好好的说出来吧。

 

 

 

Love★公主的主题曲响了起来,是卷岛前辈打来的电话。

 

“那个……”你深吸一口气,道:“卷岛前辈,今天也一起爬坡吧!”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笑了一下,“啊,可不要输给我啊小野田。”

 

 

看,这不就很好的传达到了么?

 

 

——end



热度(21)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