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山坂】初遇

写荒福的吸血鬼设定时摸鱼产物……导致我本来想写的荒福特么的没写完QAQ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


 

尖利的獠牙,病白色的脸,还有伸缩自如的蝠翼。

 

这就是人们对于血族的认知。

 

真波山岳常常想,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要单独给自己做一个图鉴呢?他扑棱着自己身后宽大的黑色鸟羽,在日光正盛的清晨飞向了天空,阴影中箱根山顶的黑暗城堡寂寂无声。

 

他喜欢阳光。虽然这么多年来基因的进化使血族不再为阳光的诅咒所苦,但直晒的感觉依旧不怎么好过,就如同在最热的天气里平摊在快要冒烟的柏油马路上。可真波山岳不管这些,用荒北前辈的话说他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不仅他的翅膀不像其他血族是蝠翼形状,太阳对他也完全没有影响。他就像是一个被诅咒所遗忘的家伙,使得千百年来积压的黑暗一族对太阳的渴望在他的身上一次性爆发,真波对阳光的喜爱已经快要成为一种偏执,他喜欢一股气飞向天空,什么都不管,高高的让人能把脖子都仰断的那种,越接近太阳他就越高兴。

 

前辈们都说他或许就是那个能改写血族命运的人也说不定,他明白别人眼中的期望是什么,但他同时又觉得太阳并不是如此沉重的东西,他没办法解释他向着太阳飞行时的快乐,别人也无法理解,毕竟那是太阳,那是所有血族的噩梦里才会出现的东西。

 

没事的时候真波会在箱根领地的边界处晒太阳,那里有一棵光秃秃的树,树旁的道路遥遥的通往看不见的另一头。今天真波如往常一样来了这儿,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没事做,这说起来有些任性,只要他乐意他什么时候都能觉得闲,无缘无故从城堡里消失什么的,荒北都已经懒得找福富告状了。

 

但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真波看着树下瘫倒的人心想,就算是前辈们责怪起来他也有能回嘴的理由了。真波把他移到阴凉处,那是个瘦瘦小小的戴着眼镜的家伙,没什么重量,轻飘飘的像羽毛一样。他似乎是个骑士,虽然没看见他的马但他身后的包裹里有盔甲和剑,真是稀奇呢,真波想,这么瘦小的家伙竟然是个骑士,他真的能骑上马背么?

 

“唔……”

 

这个人似乎醒转了过来,在树荫下挣了挣,真波凑上去轻轻拍着他的脸问:“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水……请给我水……”

 

原来是渴了么,说的也是,今天的天气的确热到能让人恶狠狠诅咒的地步。

 

不过也真好啊。

 

太阳。

 

——————

 

“得救了!能活过来真是太好了!”

 

小野田坂道捧着被他一口气喝完的水壶幸福感十足的感叹着,见真波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连忙双手把水壶奉还过去大为感谢道:“真的是非常感谢!啊……我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掉了,真没想到啊,在这么偏僻的道路上还能碰见你这种好人——诶,等等,这是翅膀么?你是天使?”

 

似乎是这时才注意到真波身后的翅膀,小野田惊奇的瞪大了眼睛,真的是超级帅气,一直都只是在书上看见过,让人不由得想亲手摸一摸确认看看。但手才伸到一半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样太失礼了,一上来就去摸别人翅膀什么的,也不该是一名骑士会做的事情吧。

 

“可以摸哦。”很容易就读懂了小野田的心思,真波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翅膀展到了小野田面前,看着对方星星眼一脸崇拜的抚摸着自己的羽毛,他心情很好的解释道:“不过你猜错了,我不是天使。”

 

“诶?”

 

真波依旧笑眯眯的,“是血族哦。”

 

小野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血族?!真,真的么?可血族都是背负蝠翼,而且,这种阳光下是无法自如行动的啊。”

 

“所以说,我只是和别人有点不一样而已。”

 

小野田小小的惊呼了一下,有点不相信似的愈发仔细的观察着真波的翅膀,他也只是从前辈那里听说过变异种的存在,自然为了保持它微妙的平衡每一个种族都会有他自身的限制,各族的能力都被限定在这个既定的范围内,使得各族之间得以互相克制不至于泛滥。但这也不是绝对,神也会有眨眼的时候,就算这只是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突破了所谓的限制而突起的异类,他们在克服了自身的弱点的同时强大得毫无道理,超越过平衡的存在,亦是对神最为轻蔑的讽刺。

 

“不过,你不怕么?我是血族这件事?”

 

小野田才抬起头真波就觉得自己真是问了句废话——这家伙,眼睛亮得也太夸张了吧……

 

小野田握着拳头凑上来激动的说道:“天哪,这可是千万分之一的几率才能有的幸运吧!要我解释一下么?你的这种存在被称作‘种族奇迹’,不仅仅是因为你突破限制的绝对力量,还因为这是能窥得神造物之手的‘狭洞’!我就是刚刚从专门研究种族奇迹文化的秋叶原领域回来,你难道不好奇么?万物是如何被分为了不同的种族,谁来决定的这种差异?各族的都有独属于自己不同的力量,那这股力量又是如何分配,又是来自于哪里呢?有什么东西是能存在于万物之间给予他们力量呢?”小野田说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有些停不下来,他拉住已经开始糊涂的真波说道:“突破点在于人类,人类毫无异能,而我们骑士的力量也完全来自与教廷所给予的圣光。人向阿波罗跪拜,那圣光是什么?其实你们血族也可以理解,血族所崇拜的‘月’,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反射过的阳光,所以我觉得,无论在什么时间都存在于万物之间的力量之源,就是太阳!”

 

“太阳?”

 

总算是抓住了句尾,听见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真波已经神游了老远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他顺着小野田手指的方向望向太阳,摆出了大大的笑容,“我喜欢太阳!”

 

“你也感兴趣么?”久违的碰到了能喜欢相同东西的同伴,小野田甚至都开始觉得今天能渴到晕倒是在是太幸运了,比千万分之一还要幸运,“对了,我是小野田坂道,都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我叫真波山岳。”

 

小野田一把握住真波的手,兴致勃勃的说道:“太好了,真波君,其实关于太阳,我还有另外的十八个猜想!比如太阳力量的转化是如何进行的,它所依——”

 

“坂道君,”真波看着太阳突然说道:“要一起去看太阳么?”

 

“诶?”

 

“不是在地上,是离得更近的地方。”

 

真波伸出手指向天空中不知名的高处,小野田也不由得跟着抬他起了头,他笑着说:“会不一样的哦,每次更接近一点时,太阳都会变得更不一样。光的颜色,从黄色更接近于白,甚至有时会变成七彩,还有它位置和热量,这些全部都会有变化。向着太阳飞时我都在想,再靠近一点会如何呢,它还会给予我怎样的惊喜呢,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特别期待。对了,坂道君知道伊卡洛斯么?”

 

“希腊神话里面的那个么?”

 

真波点头道:“嗯没错,就是那个。伊卡洛斯因为想要靠近太阳而被烤化蜡制的翅膀,掉入了海里,故事中说他是太过骄傲,但我想那也一定是因为太阳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吧。”说到这里真波扇了扇他背后的翅膀,那真的是很棒,小野田从它带起的翼风中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力量,真波说:“我的翅膀和他不一样,它们又快又有力能带我飞的很高,如果我愿意说不定还能到达太阳去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样,真好奇呢,太阳里面的东西。”

 

“一起去看吧,真波君!”小野田握拳道:“真波君的翅膀一定能到的!”

 

真波愣了一下,他看着小野田期待的脸,也跟着微笑起来,“好啊,到时候一起去吧!”

 

 

这是真波山岳第一次,找到愿意和他一起看太阳的人。

 

——END


热度(26)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