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伏八】年龄差才是王道4

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Scepter4,正义与秩序的代表者,另一种意义上不能说的存在。

“天哪天哪天哪!!!是我眼花了么?那是吠舞罗的八田鸦没错吧!!!”

“他怎么会来这儿!?”

“什么什么?‘那个人‘的八田鸦?不行我也要看——哈哈哈那黑框眼镜是什么伪装么,也太可笑了吧!”

“总之不管怎么回事,千万不能让伏见先生看见啊!!千万!”

“绝对会犯罪的吧!那个人,绝对!”

“诶——等等,他是不是往我们这儿过来了?”

“喂。”大约是尴尬吧,少年用一种故作老成的姿态扶了扶空荡荡的眼镜,板着脸问道:“伏见猿比古,那家伙在么?”

“……”

“……”

“那个……咳,请容许我再确认一下,你要找的,是那个‘伏见猿比古‘没错吧?”

“啊咧?你们这儿还有第二个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么?”

不是啊少年!你知道你要找的什么是什么人么?他可是那个敢用S4政府网络后台给你刷吠舞罗人气选票威胁初中生交出你从舞台扔下来的织帽每晚抱着四个印着你的脸的等身抱枕在双人床上睡觉的伏见猿比古啊!

你见过来狼窝散步的兔子么?!

“上班时间干什么呢?我可不记得S4的工作有清闲到给你们在这儿闲聊的时间。”

嗅到气味的狼寻着痕迹过来了……

“哟,混蛋猴子。”

可悲的是猎物还会自己跳出来打招呼。

不顾那些扶额悲叹的S4队员,八田从他们身后绕了出来,一把把压得低低的棒球帽檐拉起来,露出那双拧着眉毛的大眼睛。这种一下子拉近的镜头感让人想起杂志上他的特写海报,摄影师简直不能更懂,总是喜欢用他那些抬头上挑的镜头,眼睛大的跟不要钱似得有时还能映出到底有几个打灯。他脑子不好普通采访也总是莫名其妙的得罪人,身为艺人还患有严重的女性恐惧症,甚至有过在节目里被女主持人突然拥抱而悲惨晕倒的经历——但女孩子们偏偏就吃这一套,见面会上挥舞着小八田荧光牌的人群可不一定比赤之王周防的少,一看见他脸红尖叫声比音响声还高。

呐呐!超卡哇伊的对不对,小小只的好想塞进怀里!虽然平时看起来很凶可活动时又好认真,红着脸结结巴巴对女粉丝表达感谢的样子简直不能忍啊,反差萌超赞!比起“鸦”,更应该是吉娃娃吧,大眼睛吉娃娃!啊啊啊能抱一次八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说不定八田美咲的女性恐惧症就是被自己粉丝论坛上狂刷的求上八妹给吓出来的。

伏见盯着八田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把那帽子上的火焰骷髅头给抠了下来,“你自己买的?”

“……啊?”八田楞了一下连回答都是无意识的,“那个,别人送的……”

也是,粉丝受众为中二期的少年偶像。

“太中二了,不适合你。”

“……哦,哦。喂——等等!不对吧!我是来拿我的证件的!干啥呢你!”意识到又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八田恼红了脸,他把伏见的工作证摔过去嚷嚷道:“给你,把我的也还来!”

咔嚓——

极为细小的声音,伏见偏过头往S4外看去,他没什么表情只是不耐的叹了口气,但熟悉他的S4队员却立刻敏感的竖着寒毛立正站好。

“喂,怎么了?”八田看着伏见往花坛那边走,高筒靴的鞋底在大理石面上啪嗒啪嗒,他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只不过在发现那花坛有什么响动时噹的三支匕首扔了过去。八田听见了一声尖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伏见一把把花坛里的家伙拎起,阳光从他身后阴恻恻打过来。

“对不起先生,S4办公谢绝拍照。”



身后围观的S4队员依旧不要命的八卦着。

“哈,这么看来,和偶像交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吧。”

“其实……我也挺喜欢白银组的‘neko酱‘……”

“……”

“喂!你们这沉默是什么意思!?”


不能再摸鱼了昨天考试就废了_(:з)∠)_考试全部结束了再写。全部写完了会打伏八的标签发,现在都是草稿,真有人等我会愧疚死

热度(32)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