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伏八】年龄差才是王道5

  

就像斗牛看见红色斗篷,巴普洛夫效应千百上万次验证也总是有道理的,那人脖子上挂着的相机比铃铛还管用让八田提了袖子就恨骂一声揍了过去。被波及的伏见往后趔趄退了一步,站住脚就看见两人吵吵嚷嚷的在S4大门口撕扯成一团不可开交。有八卦杂志曾隐晦的提及八田当初初中还没毕业就去混过帮派,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安静了一段时间才进了演艺圈,这消息是真是假不知道,反正他揍人的架势挺狠,不仅是眼里那股凶劲。就像一只幼兽,在平日里收敛好爪牙用一身的毛皮乖蹭着人的掌心,可当真伸出獠牙来,才肯让人看见那几分用蜂蜜小甜饼养不出的血腥气。

 

杂志上说的都是蠢话,吠舞罗的那群人哪个之前没点儿事在上头,要不是草薙那家酒吧实在是养不起这伙摔杯子砸地板的小流氓混蛋,怎么会被逼得想出了这么个进军偶像界的法子。估计没有人会想到吧,哪怕是如今的赤之王周防,在之前也穷到了出门买包香烟都要打张白条的地步。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吠舞罗成员那张脸的欺诈性的确挺高

 

真是精打细算啊,草薙先生,啧。

 

伏见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看着八田揍歪了对方的下巴然后对方又扯坏了他的外套,似乎觉得无聊了,他这才出声道:“后面那些怠工的家伙——”

 

“在……在!”

 

“S4门前的打架斗殴事件,收拾一下。”

 

“是!队长!”

 

两人一左一右被提着衣领分开在空中“恋恋不舍”的继续着战局,伏见难得的赞美了一下这个可爱的工作日,横手一捞把八田扛上肩,头也不回的吩咐了一句,“这个我负责,剩下那个交给秋山,他知道怎么办。”

 

“可是队长——”

 

“走远了么伏见先生走远了么?”道明寺偷偷摸摸从人群后方探出头来,昨天的报告在下班的前一刻才被榎本提醒写完,别管是用左手还是用左脚了总之交七凑八凑交上去好歹没耽误去买新出的游戏,再明白不过今天肯定要被伏见教训,道明寺赖到迟到也不敢按时和伏见一同走进办公室,“哇哦,被伏见先生带走的是谁啊可真倒霉~”躲在大门外等了好久才敢过来的他伸长了脖子问道。

 

“就是那个啦,八田鸦。”

 

“啥?!”道明寺惊喜的欢呼道:“那个滑板偶像么!太棒了!我去要签名——下次交报告的时候我就一起交上去肯定没问题!哈哈~”

 

看着道明寺飞奔而去的身影,大家似乎也有点明白“作死的安迪”这个绰号是怎么叫出来的了。

 

 

 

八田被伏见直接扔进了自己办公室的沙发里,他转身关上门,挡住了那些恨不得能和脖子一样伸长转弯的视线,他丝毫不怀疑本月份的S4内部八卦论坛的热帖上会漂浮着他伏见猿比古的大名。说起这个由青组不知何时创建的听上去就麻烦的要命的论坛,竟然一直坚挺甚至堂而皇之的存在着,伏见猿比古也完全无法理解,直到某天他黑进了论坛的管理后台捏爆了手里的罐装咖啡,最后才不得不认命。

 

那个人,还真是闲啊。

 

总而言之他没有成为任何人饭后八卦的兴趣,而且更不会做什么顺从那些趴在门后的混蛋们期待的事情来,他只是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了今天穿来的那件外套扔在沙发上那个仍在凶狠喘气的家伙脸上。

 

“换上吧,你里面那件也扯破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可恶!我明明还可以往他脸上再揍两下的啊混蛋!”从被人扛上肩八田的咒骂就一直没停过,他就着外套被扯开的大口子发泄般把衣服撕了个稀巴烂,轰得一脚踹上茶几,“混蛋混蛋混蛋!对付这种家伙,就该用拳头让他知道厉害才对——让我揍扁他啊!”

 

“S4设施损坏,可是要三倍赔偿的。”话是这么说着伏见倒是过去把茶几又踹开了点,站在沙发前俯下身看着窝在沙发里蹬着腿的小鬼,“你经常碰见这种事么,被偷拍什么的。”

 

阴影下的压迫感让八田不得不盘着腿坐起来,出门前草薙先生就千万叮咛过不要暴露偶像身份引起骚动,特别是这群条子们手里还握着案底虽说之前草薙先生已经摆平了但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惹上麻烦的好,他略带警惕的看着伏见道:“怎么,你为什么这么说?”

 

“看你的反应谁都能明白,相机应该是作为证据调查后归还,不过方才扛着你我看不见路好像是一脚踩碎了吧。”

 

八田愣了一下,对面这个冷冰冰的家伙抱着肩板着脸怎么看都讨厌得要命,却让八田嘿嘿笑了一声拍上他胳膊道:“其实你这家伙还挺有意思的嘛。”

 

“啧,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嘻嘻,别说这种话嘛,好了好了,工作证还你我们扯平了,把我的也还来吧。”

 

“烦死了,还你——说起来这上面的照片是你的么?”伏见拿着证件卡皱着眉打量。

 

“当然啊,虽然是四五年前照的,但差别没这么大吧。”八田直着上身巴在伏见的胳膊上指给他看,道:“你看这个眼睛是一样的啊,眉毛也是,头发是长一点啦,不过那时候上学也懒得剪。”

 

咚咚咚——

 

大力的敲门几乎根本没有等待主人同意的意思就毫不客气推门扑进来的道明寺,捧着签名板和记号笔兴冲冲的问道:“打扰了真是对不起不过可以给我签个名么八田鸦!!!我是你的粉丝,你这次的新专辑和写真海报我全部都有买,超赞的!”虽然之后都用于贿赂上司了。

 

“呃……谢谢支持,签,签名是吧?可以,当然可以。”冲进来的道明寺把八田吓了一跳,但是身为偶像的习惯让他很自然的摆出笑脸接过对方的签名板。说起来,S4这种地方真的会有吠舞罗的粉丝么,听尊哥说S4的头子可是个可恶得要命的古板眼镜……他一边签名一边想象着一群穿着蓝制服的拔刀条子们在吠舞罗的舞台下一齐喊着“No Blood!No Bone! No Ash! ”的口号,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饶了他吧,这种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真的是非常感谢!”接过护身符的道明寺总算察觉到了另一面功率最大化的冷气制造机,他缩了缩肩膀道:“伏见先生不要那么可怕的盯着我嘛,你其实也很想要的对不对,八田鸦啊,吠舞罗的八田鸦~”

 

“没听说过。”

 

“诶诶什么——?”

 

伏见黑着脸把道明寺扔出了门外,他鄙夷的扯着嘴角道:“为了帮道明寺安迪先生修改那份小学生水平的报告,我可没有关注娱乐偶像的时间。”

 

嘎嘣——

 

听说,这就是S4内部最为恶劣的多人下巴神秘脱臼事件。


热度(29)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