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转载于 蝓蝓蝓

谢谢叁童借梗——黑白轰设定真是超萌的!白轰的“直言”不能更戳,好爱嘤嘤嘤!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炖肉有点太啰啰嗦嗦了,没勇气润色看第二遍,希望不会影响叁童原梗的美味度


_(:з)∠)_ 谁能告诉我手机到底怎么艾特人……


——————


黑白轰X出久


腰被搂的得太紧这让出久不自在的往前绷了绷身子,身后的黑轰在这时缓慢横揽住他的肩膀,他发烫的脸靠住对方冰冰凉凉的手背尴尬却没有丝毫缓解,不仅是紧张还有一种无言的压迫感让他的心脏飞快扑通个不停,“怎么了,是害怕么?”始作俑者在身后轻声问道。


“不……还,还好……”声音羞耻微小如从脚底下颤巍巍发出,其实交往这么久了多少也能料到这一步,所谓的心理建设早已提前暗地里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可实际真的到了这一刻却发现所谓的觉悟根本就和考前的复习参考资料一样,数量跟质量完全没有保证。今天和往常的周末一样三人一起在房间里写完作业报告,黑轰一边收拾着桌上的书本和饮料一边说着回去的路上大概会下雨他可以留下来过夜,出久没能反应过来还在微笑着说没关系妈妈有提醒过带伞,却是白轰在他说话时锁上房间门,一脸正直道:“来做吧。”


真是干脆直白的让人连装傻都做不到的绝杀呢焦冻同学。


不得不说白轰的说话方式一直都让出久觉得很棘手,和克制的黑轰不同,委婉掩饰就像是从他的字典里面删除了一样,他憎恶的便是他说的憎恶,他喜爱的便是他所说的喜爱,毫不顾忌听者的情绪仅仅只是直白表达自己的心语。出久曾向他提醒过这样容易引起同学矛盾,那时候大家还没有多熟悉,白轰搭着身边黑轰的肩膀微笑回答道:“没关系,反正啊,‘轰焦冻’本来就没有朋友嘛。”而一旁的黑轰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把他搭上肩膀的手又丢的了下去。


爱管闲事也算是英雄的必备属性,更何况对方强大的个性和出色的能力在入学之初便备受关注出久对此一直都觉得佩服,可与之对立的这种如同放弃一般的情绪实在无法让人放着不管,于是他脑袋一热便张嘴反驳,“不要说这种丧气话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挺想当你的朋友的。”


——如果可以回头绿谷出久一定会抓住那个头脑发热的家伙大嚷,冷静点吧!你人生的新大门就是被这句话给打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许逃。”


白轰从他的两腿间攀爬而上,闲谈时蜂田同学口中所谓的终极梦想“从下望来的目光”却在真实面对的那一刻让出久觉得尾椎骨发凉,白轰跪坐在地板,双手靠着出久的大腿在床沿边撑起自己的身体,天知道这种缓慢上升的节奏跟割肉一样要命,这人漂亮的跟刀子似的脸抵着他的脖子让他拼命向黑轰怀里缩。


没有预料到的发展让黑轰微愣,怀里的人就像只柔软的幼兔连耳朵都在发着抖,他顺着动作悄悄垂着眼用嘴唇试探着去触碰对方耳后的绒毛,在此之前他曾和白轰为此刻看了不少预习材料,当时还无法理解为什么仅仅只是肉体的触碰摩擦画面中的两人便会舒服得高叫,那似乎是靠着个性或是演技才能达成的行为却是在身临其境之时才能领悟其中的奥妙。


“好烫。”黑轰轻叹,那人耳后的温度几乎要把他烫伤,是在融化么,他看着那细碎的汗珠心想,如同品尝滋味般他伸舌舔舐了上去。


“轰同学,先等等……好痛,轰………”如同求救般的声音在黑轰的胸口震颤着,但黑轰知道这并非是自己的过错,白轰正恶狠狠的吸吮着他脖颈上的嫩肉,这家伙应该还用了牙,就像要咬碎生吞入肚,一串湿漉漉的吻痕上还能看见血痕,他可不是黑轰,对他而言人在那里,嘴唇在那里,既然想要那就去取,他诚实的急切着。


“轻一点。”


白轰对黑轰的警告报以不以为意的嗤笑,看着紧紧攀抱住黑轰手臂的出久,他越发觉得焦躁,从刚才开始就是,有股子火在他心里滋啦滋啦的烧。他在诞生的那一刻就明白,自己分担着轰焦冻所压抑的欲望甚至恶意,有声音说“喜欢出久好喜欢好喜欢”,两人份的欲望在他体内肆无忌惮的冲撞,他难受的快吐,唯有毫无章法的贴近些再贴近些把血都咽进胃里的程度才能让他好过。


——想要他得到他吞了他。


手指顺着少年特有的腰线向上攀附,舌头舔吻着锁骨执拗的下滑,被白轰抚摸的地方叛变的酸软,出久惊叫了一声,出口却又似在喉头被撞了个趔趄,细弱的滚了蜜变了调,连自己听着都会脸红让他无所适从。“等等……”他羞耻的都快哭了伸手推拒,白轰趁机咬住他的手指,舌头在指尖一勾出久便臊红发烫又唔咽出声,白轰不肯放过他狡猾的在指缝间纠缠吮吸,湿漉漉淌过手掌,在手腕咬出一个漂亮的牙印。


哪里都好,他哪里都想咽下去。


“轰……”出久闭着眼不敢再看,他并没有注意到那声音几乎成了哭腔,“这样……会不会,好奇怪……”舔舐抚摸的快感让他害怕,可对着白轰他并不敢挣扎,一万个感触被放大成一万,被扣在白轰腰侧的大腿连衣物无意的摩擦都能兴奋到痉挛,他应付不来。黑轰扣住他胡乱抓挠着床单的手,当着出久的面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是脸颊,嘴角,“可以么?”他问道,被白轰捉弄得脑子打结的出久还无法理解黑轰到底在寻求什么许可,对方礼貌的语气让他迷惑,可烧得雾蒙蒙的视线里那温柔的表情又让他觉得放松得以喘息。他低泣着去蹭他的脸,而在对方又一次的询问时无意识的垂点着头。


“谢谢。”作为奖励黑轰吻去了出久眼角被白轰刺激出的水珠,出久搂住他的脖子难耐的喘了口气,还未平复就被人含住嘴唇,柔滑发烫的舌头不容拒绝的钻了进来。


“唔——!”


虽然吓了一跳但是并不痛,黑轰温柔的舔过他的齿列缠住他的舌头,引导他也似懂非懂的追逐着做出回应,好舒服,出久昏昏沉沉的想,甚至两人微微分开呼吸时他的舌头不自觉的探出头来。黑轰无声笑了一下,安慰似的舔了舔他的嘴角,出久却不知足的追过来,黑轰如他所愿含咬住他的舌尖,但这一次他没有温柔,像是连氧气都要霸占般凶狠发麻的舔过出久嘴里的每一寸粘膜,勒着肩膀不要命的吸吮着吞咽。


“唔——!!唔唔——”


被黑轰吻得几乎头痛的出久突然瞪大了双眼发狠挣扎,在他不自知时裤子已经被人褪下了一半,白轰紧紧扣住他的大腿继续沉下头,直到那半硬着的小东西戳到喉头引得他难受的皱眉适应了一会儿,这才尝试着吸吮起来。


出久努力挣扎,但快感却让他连挣脱黑轰的桎梏都做不到,他羞耻的流着眼泪,咽不下的唾液糊满了下巴顺着颈子淌,“放开!啊——呜,唔……快,快放开!轰——呜呜呜……拜托……”他已经狼狈的甚至是凄惨了,但可耻的是快感依然在,下(分开)身难以克制的不停热涨,白轰却不肯放过的用舌头去描摹其上的每一分血管,惹着不适用喉头尝试着吞咽,非逼得他大声哭叫起来。


“呀——!!呜呜唔……呜呜……”


白轰依旧埋头沉浮,直到他觉得那儿总算精神的像话了,这才吐出,在前端亲吻了一口道:“舒服么出久,我不会再让你痛的,喜欢么?”


“呜呜……”出久捂着脸抽泣,拼命摇头。


白轰并不在意,自顾自的继续自己的工作,前端的小孔溢出几滴液体,他握着舔去后舌尖追着往里钻,又迫得了几声求饶他这才安抚的含住,轻轻舔弄一会儿,趁着它撒娇般抖动一下绷紧了大腿,猛得一口含住狠狠吮吸——那苦涩的液体终伴着细长的哭叫声泄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咽下了嘴里的白液,白轰直起身亲吻着哭晕过去的出久说道。


——end


蝓蝓蝓:

关于两个轰的小短篇

白发 真•心灵颂唱者

热度(134)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