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尼玛!!!说认认真真看一个下午的口外书结果摸鱼摸了两页纸的轰→出→胜的设定!_(:з)∠)_日了狗了…… 我哪打得这么多鸡血脑洞开飞天际……不过【轰出】+【出胜】这种苦情剧组合估计只会被骂吧。

好想看出胜啊……好想看出久春梦里爽完醒来被自己吓得脸都灰了啊……好想看渣男小胜啊……好像看万年苦情男二担当轰·备胎·焦冻啊……

(ಥ_ಥ)口外书好厚啊……












测试下敏感度,估计摸的鱼也就这一块肉沫,两天后要是安全应该就没问题了

他乞求跪拜着,握着那绷紧的腰,把自己深深的埋了进去,对方难得的没有挣扎,仅是愈发抓紧了身下纯黑的床单,波纹随动作荡漾着,荡漾。他觉得痛,和愉悦,他激动的在喘息。可他又觉得自己是在哭,泪和汗糊着他的眼,看着点点滴滴的泪渍如同蜡油般坠落在身下的腰窝,荡成湖泊。

为什么哭?

好喜欢,好开心,好幸福。

(好恐惧)

一份突如其来却又不知缘由的恐慌让他突然想看看那张背对着自己的脸,他伸手去探,可明明那么近他的手却完全无法够到,他想呼唤他,但又被那个名字哽咽到窒息。他匍匐下身子在那人赤裸的脊背上攀援,黏腻的汗水与米青液是绳索,他碰到了——

凶狠的,燃着怒火的双眸在瞬间爆炸。

“——!”

绿谷出久猛得坐起身来,床头闹钟的时针摇摆着走向五点,窗帘外泛着隐约的幽白色星光,他呆愣了一会儿,发际滚落的汗在脸颊一阵烫一阵凉。

他吞咽了一下,咕咚一声,他咬咬牙抖着手伸进了自己松垮的睡裤里,湿漉漉的,泛着腥气。

于是,他也如梦一般,无声的哭了出来。

第二天上学时绿谷依旧有些恍惚,连丽日精神百倍的早安都没能好好回应。饭田担心他难看的脸色问道是昨晚没睡好么,明明是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夜里的秘密,他却如同被发现般紧张得结结巴巴脸色苍白。

“没,没……没什么,挺好的。对,挺好。”

“喂,别挡路啊混蛋们!”

命令一般的话,却是连回答都懒得等待直接用肩膀撞开教室门口的三人,径直走了进去。

丽日在绿谷身后举着拳头嚷嚷着,“还真是没礼貌啊!”

饭田扶着眼镜尴尬道:“不,准确点来说,站在教室门口的我们也有错。”

“也不是不能这么说……诶,绿谷同学,你怎么了?受伤了么?”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