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写着玩儿

 (年龄差+吠舞罗性转,写个开头就困得不行直接对话体结束了感觉都没写爽……)

正当红的少女偶像团体吠舞罗在爆出队长周防与某在职公务员于候机室一见钟情擦出爱火光速结婚的消息后,几乎又在同时队里的镰本小姐也发出了“跟随尊姐爱的号令,与青梅竹马正式热恋中”的声明,粉丝们在嚎叫哀叹的同时也更多的把目光集中在了队内一直人气颇旺的活力担当八田美咲身上。相较于周防的热辣火爆镰本的温柔可亲,对男性免疫力几乎为零的八田似乎更得这群沉溺于失恋漩涡不可自拔的粉丝们的青睐。

 

那是天使啊天使,绝不会被什么肮脏的雄性亵渎的天使!害羞的样子超可爱,努力的样子超可爱!虽说无法和男性直视超过三秒以上的绝对男性恐惧症给她的活动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就是这份少女心满满毫无伪装的羞涩才是全世界都无法超越的可爱啊!八田酱最棒!八田酱是大家的八田酱!

 

——啧,无聊。

 

 “喏,你的红茶泡柠檬。”

 

“Thank U~”盘着腿陷进沙发里的八田挣扎了一下才坐起身接住了伏见递过的杯子。真不知道那些在舞台下挥舞着灯牌声嘶力竭的叫嚷着八田酱我爱你的深度中毒患者们看到眼前这番场景会作何感想,八田腾出一只手扯了扯快要溜下肩膀的领,一看就明显大了不止一号的浴袍松垮垮的系着腰带掩不住里面几分暧昧痕迹,她刚洗完澡身体在暖气房里冒着若有似无的雾,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抿着烫茶,也不管自己还半湿的头发就像是知道会来有人帮她理。她用吸管挑了一片柠檬塞进嘴里,酸眯了眼睛偏头对沙发后拿着干毛巾的伏见说:“你要不要?”

 

“酸死了。”

 

不留情面的把毛巾拍上面前的橘色脑袋,伏见不理八田的低呼,胡乱揉了一把一边擦着一边道:“一会记得给我把衣服换回来,你穿的是我的。”

 

“我说怎么老是滑呢,还以为是腰带扣松了,谁让你把它放最上面了来着。不过这件已经湿了,不然你一会儿穿我的吧。”八田似乎是嫌伏见力气太重,又在自己嘴里塞了几片柠檬嚼着,把毛巾接过来自己擦顺便往一旁蹭了蹭,给伏见挪了一个沙发位。

 

别动了白痴,两边肩膀都露了。

 

伏见腹诽着勉强挤进了沙发,他给自己也泡了红茶,不过没有加柠檬,柠檬是上次草薙哥过来的时候顺便买的,好像是附近新开了家生鲜水果似乎挺新鲜,伏见是没太多兴趣,不过八田却很喜欢,泡茶甚至是生吃他都能接受——不过一杯红茶里要加一整个多的柠檬片,已经不仅仅是能接受的范围内了吧。

 

“对了,草薙哥今天上午把粉丝寄来的信件和礼物一起打包送了过来,放在哪里了来着?”

 

“啧,已经帮你塞进杂物间了。”

 

“诶诶诶——怎么这样!我还没拆呢!因为刚过情人节活动,草薙哥说信和礼物都比平时多了好几倍,本来还超期待的!”

 

“都是危险品,就帮你代为处理了。”

 

“危,危险品?怎么可能!明明镰本收到的都只是巧克力而已!”

 

“巧克力就是危险品。”

 

“你那是什么错误的常识啊!你是嫉妒么?!我不信你没收过巧克力!”

 

“如果你是说那种在融进头发指甲之类的诅咒巧克力,或者是非法添加违禁药物进去的巧克力,那些倒是有过。”

 

“……”

 

“当然,之后顺着线索一个个揪出作案者用证据威胁着解决了许多多余的事情,虽然很麻烦但也挺有趣的。”

 

“……你对巧克力有不小的阴影呢。但是放心好了,那些都是草薙哥检查过的,没问题。而且就算是我也偶尔会有想尝尝巧克力的时候吧。”

 

“不行。”

 

“为什么!?”

 

“你不是月经期么,会肚子痛。”

 

“那个啊,没关系,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推迟了到现在还没来。”

 

“……”

 

“怎么了,一脸严肃的表情。”

 

“……你上个月,也说了同样的话。”

 

“啊,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来着。”

 

“……”

 

“?”

热度(19)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