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米优】睡前撩一撩

于是从天而降的公主落入了塔下骑士的怀中,黄莺在树荫里唱着与爱有关的歌曲,有花朵,有甜香,有不用明说便已知晓的心意,公主纷飞的发尾是尚未终结的黑夜,骑士的眼睛是即将来临的黎明。

这并不算长睡前故事的故事米迦读了三天优一郎才总算听到了结局,毕竟他睡着的速度是百夜米迦尔的语速所望尘莫及的。不得不说这是他白天精力过剩的后遗症,上可和班主任一濑红莲顶嘴叫嚣下可和同桌君月士方斗殴打脸,同时还要应付前排柊筱娅防不胜防的嘲讽陷阱。不要怀疑,优一郎大人的校园生活就是如此危机四伏杀机重重,不得不每日里为了下一秒的生存而费尽脑筋。

而此刻这位结束了一天校园生存冒险披荆斩棘浴血厮杀勇敢而强大的战士,穿着他印满小熊的珊瑚绒睡衣怀抱着属于他的金发公主窝在晒得蓬蓬的羽绒被里听着他的睡前故事,优一郎挣了挣眼皮拖着调子提问,“下一个故事是什么米迦?”

声音又黏又长,像舌尖故意绕了圈蜂蜜糖。

他哼着鼻音翻动身子又凑近了点,却仍然没有放开抓着米迦睡衣边的手指,他被人太过放纵从而保持着许多幼时习惯,睡前会无意识搓揉对方的衣角,一定要在满是海洋薄荷香沐浴露的怀抱里才能睡着,以及与内裤甚至晚安牛奶同等重要的睡前故事。优一郎大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当之无愧的男子汉,就如同传说中会在战斗前亲吻肩上徽章的骑士,这是独属于他自己不羁的骑士格调,曾经嘲笑睡前故事太过娘炮的君月也在之后被乌青的双眼狠狠教育,到底谁他么才是娘炮。

“恶龙骑士。”

米迦抽出优一郎团在双腿间的被脚,半坐着翻了翻童话绘本回答道。优一郎被打扰的小腿肚无意识的抬出来抖了抖,他的视线便被牵着走,少年丰满而又白腻的小腿肉经不住晃了两晃,像新鲜的杏仁豆腐用指甲就能掐破似得,米迦没忍住,不动声色的用手背轻触,这旖旎并没能被谁发现但他却微微红了脸。优一郎的反射弧正眯得懒,蜷着身子蹭,“哈啊……听起来比这个‘高塔公主’要吸引人的多。”

好像猫。

米迦伸手抹去他眼角因打呵欠而酸出的眼泪道:“小优要睡了么?那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要,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听你说说话。”优一郎对于自己的撒娇总是毫无自觉,为了证明他的兴趣正好他晃了晃脚丫睁开眼。米迦垂头时的下巴尖在暖黄色灯光里落下了小小的三角形阴影,他几乎想都没想就伸手去戳,晃晃悠悠的,很容易就被躲开,对方张嘴轻咬就把它含在了唇齿间。优一郎任由他的舌尖痒痒的拨弄着指腹,也不抽回,看着他笑道:“那先来个开头好了。”

于是骑着白马挥舞着长剑的骑士啊,翻过一座座长满了青椒与花椰菜的大山淌过一条条流动着午餐牛奶的大河,要去拯救被恶龙诅咒而封印在红莲那件灰色外套口袋里的全世界最美味咖喱秘方。

“嘻。”优一郎蜷着睡衣边笑,“那是你么?”

“什么?”

“全世界最美味咖喱,那不是米迦做的么?”

“只有小优会这么认为吧,妈妈说太辣了。”

“不会啊!米迦是最好的!”

米迦叹了口气握住优一郎又开始作乱的手指,小心舔舐着上面他印上的浅浅牙印,他心疼坏了,可那手指又好甜,其实无论他的舌尖沾染到优一郎哪儿他都能觉得甜。他愧疚的用嘴唇去碰,把自己的脸放进他的掌心,在对方嬉笑着埋怨“米迦好黏人”时牵过另一只,手指纠缠着紧握。

他们总是这样,在子宫襁褓中相遇时便一直相互交握着手掌,从此再也没有分开。他们睡同一张婴儿床,做同一个美梦,在同一阵清风吹动铃铛时睁开双眼。他们把每一天都被称为美好,只因他们是彼此第一句早安和最后一句晚安。

是不是上一辈子分开的太早,所以这一世才会这么害怕离开。

优一郎搂着米迦的脖子撑起身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对方追过来亲上他的唇角,他不罢休又凑过去啃了口才道“我不要听书上的了,米迦你来说一个吧。”

“我可不会编故事啊小优。”米迦搂着他无可奈何道。

“这有什么,很简单,故事不就是说些现在都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么,什么都可以,随便想一想……反着想想——”优一郎思索了一会儿,皱着眉开口道:“其实我有做过那种梦,我们分开了之类的。”

米迦压了压优一郎耳旁的碎发,微笑着道:“我们不可能会分开的小优,我们会这么一直一直在一起。”

“故事啊我在说故事。”优一郎挣开脑袋抗议着,“我记得我们是在孤儿院里相遇……”

“小优的这种话要是被妈妈听到了可是会哭的。”

“哎你好好听不要打断我!”

优一郎有些急拔高了声音,却还是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换了个场景,“那个梦里除了我们人类,还有着吸血鬼,就和所有故事里形容的那样是有着强大力量吸食人血的怪物,我们和其他人就像家畜一样被他们豢养,被迫给他们提供血液。我们没有一天不想着反抗离开,但计划在中途失败,你为了保护我被他们抓住,只剩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我跑了好远,四周都是废弃的街道大楼,没有人,只有热风吹过去的回音,我回头看了看,连你也不在,怎么会这样呢只剩我一个有什么意义呢?”

“……”

“然后我醒了,眼泪泡得眼睛都发痛,但我一睁眼看到你还好好的睡在我枕头另一边,心跳就突然安定了。”

“别担心小优,”米迦把嘴唇停留在他的眉头,“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找到你的。”

优一郎闭着眼在他脖颈间磨蹭,温暖的气息吐出淡淡的粉红被暖黄色的灯光融融包覆,“嗯,我也一定会救出你,不管发生什么。约定了。”

星辰穿过亿万年,数不尽的光在时空中交错成必将会来临发生的故事,战火与灾难,阴谋与谎言,信仰与决心,爱与恶,善与罪。但所幸,每一场分别,都终将会遇见。

“呵,这听起来不也是骑士公主的故事么?”

“那米迦是公主么?”

“应该说我们是彼此的骑士吧……”

——end

热度(60)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