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黑火】嘘,这是黑子老师的秘密(802火神生快)

嘘,这是黑子老师的秘密

 

注意:狗血梗,有OOC

 

“呐,火神知道么,黑子老师的秘密?”

 

“小鬼,不要学大人讲话,要叫我老师,火神老师!”火神转过身,他的手很大,一把抓过去的时候有一种脑袋会被捏碎的错觉,可他身后那个叫龙太郎的小鬼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哪怕被人抓着衣领提了起来,还一脸小大人样的抱着手,抿着嘴看着他。

 

“我前几天就发现了,都是火神太笨,火神还说是黑子老师的好朋友连这种事都不知道。”龙太郎一边说一边荡着腿一下子抱住了火神的胳膊,不顾火神的呵斥,滋溜滋溜的想要从他的身体上爬下来。

 

火神吓了一跳,忙蹲下身把他抱下来,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当然黑子也不会例外,虽然那家伙最近的确是有些奇怪啦,但他的神经毕竟还没有纤细到那个地步,自然是发现不了有什么不对劲。可是连他都没能发现的事情,却被这个小鬼发现了,而且还是他最要好的朋友黑子的事情,想想也觉得不甘心。

 

话说回来,这小鬼翘鼻子的样子真的是超级,超级可恶啊!火神暗自咬咬牙看了看四周,最后不甘愿的挠着头问道:“那……黑子那家伙到底,藏着什么事情?”

 

啊——他知道打听别人的秘密不对啦!可,可这也是黑子那个家伙不好,不管什么事都喜欢自己闷在心里,就算你一脸讨好的问他“怎么了”,他也只会垂着眼侧过头闷闷的说一声没什么请别在意。每次这种时候火神都想拽着那小子的脑袋大嚷啊,朋友之间有什么困难难道不应该是摊开说出来的么,日语果然很难没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没什么——是“说了也没什么用”还是“什么事也没有”,真是该死的一点儿都弄不清楚,到了最后竟然还是只能额角爆着十字,僵硬的微笑着让他混过去。

 

龙太郎挺着他有些鼓鼓的小肚子,拉住火神的耳朵小小声说:“我告诉你哦,黑子老师他啊——”

 

“是在说我的事情吗?”

 

“哇——哇啊——”

 

火神急忙撑住地面才努力没让自己把那吓得炸了毛的小鬼压扁,惊吓之外另带着几分被人抓包的尴尬,他干笑着对身后的人道:“黑,黑子,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点心时间的蛋糕,我刚刚搬过来了。”黑子指了指教室门口的小推车。

 

“糟糕!是我忘记去拿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用客气。”黑子低头看到默默躲到火神身后警惕的抱着火神小腿的龙太郎,不由得略感困惑的微皱起了眉毛,向火神问道:“火神君,是我做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只是你刚刚突然出现在后面,这小子吓了一跳而已,真的什么都没有。”火神笑着敷衍道,他低头在黑子看不见的地方对龙太郎恶着脸小声道:“快走啊小鬼,去吃你的蛋糕!”

 

龙太郎气呼呼的瞪着火神,却是黑子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真是抱歉了,龙太郎君。”

 

“不是黑子老师的错!”龙太郎用力的摇摇头,冲火神做了个凶恶的鬼脸,这才叫嚷着“火神最讨厌了!最讨厌火神了!”跑远了。

 

“这小子!”

 

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好么!?

 

“火神君。”

 

“嗯?”

 

“这个周末,你已经安排好了么?”

 

“周末?”看着黑子有些踌躇的样子,火神好像明白了什么,“啊,没什么安排,我很闲啦,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直说好了。”

 

黑子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教室门突然被人豪气十足的“哗——”一声拉开,就看见粉色头发的少女欢快的熊扑过来,“哲君!我已经完成了哦,快来看看吧!”

 

“桃井?”

 

“咦,火火也在啊。”桃井五月三两步蹦到火神身边,她背着手一脸狡黠的笑容,让人看着总觉得有几分不怀好意。

 

火神也知道自己一点儿也不擅长应付女孩子,等级甚至能够更甚于照顾小孩,毕竟小孩子要哭的时候你起码能有个预兆,可女孩子哭起来却根本是毫无道理的。而且小鬼们的恶作剧也十分简单,基本上在他们忍不住偷笑着跟在身后转来转去的时候,就可以发现那些一点儿也不高明的玩笑,可当一个女孩子兴味盎然的对着你上下打量的时候,就算用上他这辈子的脑细胞也猜不出她到底是又在计划着什么。

 

所以当桃井凑过来的时候,火神不自觉的绷紧了神经,他想说点什么来改变一下自己的处境,可是一想起上次因为自己说错了话而把桃井给弄哭,他就怎么也张不开嘴。真的,桃井班上的小子们超级记仇。

 

还好黑子替他解围,“桃井老师,你能帮忙真的非常感谢,只是现在我和火神君还要照顾大家吃蛋糕,放学之后我会再过去。”

 

“嘛~既然哲君这么说了,那我放学后在教室等你哦。”桃井说着眨眨眼睛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亲热的对火神摆摆手,“火火,拜拜~”

 

“黑子,到底是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桃井才刚离开火神便忍不住问了出来。看来黑子的确是有什么事瞒着他,连桃井老师都知道事情,他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啊——走开啊,这莫名的烦躁感!

 

“不用麻烦了。”

 

看看,看看!又是这句话!

 

可是还没等火神发作呢,却是黑子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蹦出了句说:“火神君是笨蛋么?”

 

“啊?!混账你说什么呢!”

 

可惜对方并没有等待火神的回应,说完话便转身去照顾那群吃蛋糕的小鬼了,独留火神一个人在哪里爆着井字,泄愤似的对着空气挥舞着拳头。

 

该死!如果再有下次,这拳绝对要揍到黑子的脑门上!绝对!

 

————————

 

今天工作结束之后火神没有等黑子就先离开了。

 

因为顺路两人平时都是一起回家,但是今天,好吧,他承认他还在生气,并且还如同小孩子一样的在报复。可是黑子那家伙在他离开的时候甚至什么都没问,道了句“今天也辛苦火神君了”就直接往挥着手的桃井老师那里走去,这让火神感到非常的挫败,甚至有几分不愿承认怨恨。可他没有细想,他的脑筋比较直,很多事情如果不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的话他根本就不明白,这一点对他自己而言也一样——他只是有感觉,可是他无法明白。所以他只是在路上独自生着闷气,路过公园的时候甚至连他最爱的街头篮球比赛都没有报名,这种情绪似乎不同于往常,不是那种用热血与篮球就能宣泄出来的东西,反而非常黏腻的,如同细丝一般,非得抽茧剥离不可。

 

他把黑子当做最好的朋友,那样坦诚的,把自己剥开一般毫无遮掩的摊开在他面前,他什么事情都愿意与黑子分享,难过与高兴,丑陋与美丽的,全部都能告诉他。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也希望黑子能以相同的方式来回应他,怎么简单怎么来,当然,他在同时也明白虽然很多事情黑子不说,但他对黑子来说也是同样的重要。只是他又不像黑子,那个人似乎有着柔软而又敏锐的触丝,只是被如此注视着,就好像什么都看透。可他对猜测别人心事这种事,真的一毫米的天分都没有。

 

想到这里,火神不由的又有些上火,不想说的话,就都不要告诉啊,只让桃井知道,是把他当傻瓜吗!

 

他突然想起了高中时的输掉的那场篮球赛,那一种挫败感。

 

—————————

 

第二天还是得若无其事的去上班。

 

黑子带着那群小鬼去教室外活动,火神在教室里整理被弄得一团糟的玩具箱。教室门被人拉开的时候,一块被他忽略的三角形小积木咯到他的脚底,让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句,桃井从教室门的小缝隙里露出半张脸,“嗨嗨~火火!”

 

火神头也没抬,没好气的说:“黑子不在这儿。”

 

“不是哲君的事啦”桃井挤了进来,她身后还背着一个系着彩带的包装盒,嘻嘻笑着说道:“是礼物,给你的。”

 

“给我的?”

 

桃井把礼物塞进火神怀里,“是啊,你明天生日,生日快乐哟!”

 

生日?啊——他都快忘记了。

 

“不过似乎哲君为你做了特别的礼物,所以我就避嫌避嫌~提前把礼物送给你咯。”

 

这么说……黑子问的安排是这个意思么?不想让他知道,也是因为在准备礼物么?想到自己还在为了昨天的事情和黑子闹着别扭,火神一下子红了脸,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混蛋,有些手足无措的抱着礼物盒子对桃井道谢,“……谢谢你啊,桃井老师。那,那明天要来我家玩吗,我会准备好蛋糕——啊,还得邀请前辈们,对了,辰也哥也回国了——”

 

“火火真是太不明白人了,我明明都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桃井抬起手似乎是想搭火神的肩膀,但当发现身高差这种可怕的东西之后,果断的把胳膊搁在了火神捧着的礼物盒子上,“虽然说太多的话哲君会生气,可是我却觉得要是不说的话火火反而什么也不会懂,你这样让别人在一旁干着急自己却一脸无辜的样子,才是最可恶的。”

 

到底是谁可恶啊,这话应该是对黑子说的吧!

 

“看着哲君那么努力,火火却在这儿不知道生着什么气,我才不要。”

 

“才,没有生气……”

 

“你今天故意不和哲君说话的吧,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如果是在生哲君的气那就太不应该,因为不管怎么样,哲君都是在为火火着想,”桃井抬起头,微微笑着道:“就算是我无理的拜托也好,这一次的生日庆祝,就请送给哲君吧”

 

“火神!火神——”咚咚咚的跑动声后教室门才被人拉开,门口的龙太郎看见里面的二人就猛的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叫嚷起来,“你们——你,你们——啊啊啊!这不对的!火神和桃子老师——”

 

“啊——乱叫个什么啊小鬼!”暗自庆幸这尴尬被打破的火神,佯作生气的冲龙太郎挥了挥拳头。桃井也愣了一下,忙跑过去安慰似乎快要哭出来的龙太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桃子老师——桃子老师不是在和黑子老师交往的么!”

 

“啊?!”火神也吓到了,他愣愣的看着一脸黑线不知该如何给龙太郎解释的桃井,心里竟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声音沮丧的说着,真的是这样么?他想起了龙太郎在昨天凑到他的耳边,还没来得及说出的黑子的小秘密。难道就是这个么?

 

又来了啊,昨天的那种感觉。

 

不知道桃井和龙太郎说了什么,总算是把那小鬼哄住了,但是她班上的小鬼也需要他的照顾,所以她没有多呆就离开了。火神走过去把龙太郎那个小鬼捞了起来,呃,没错,这是他安慰人的方式小鬼们好像都喜欢高一点的地方,所以他虽然看上去很凶,但其实班上的小鬼都挺喜欢他的。

 

龙太郎趴在他的肩膀上,不怎么高兴的说道:“桃子老师不是和黑子老师在交往。”

 

“是么,真抱歉啊你猜错了。”原来是这样么?

 

龙太郎巴拉着火神的耳朵,“她说黑子老师有喜欢的人。”

 

……啊……哦,是这样啊。

 

大脑的思考空白了那么一会儿,就如同根本不受他控制似的,胃涌起一种过度的饱腹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危险的膨胀着,很难受。能很明白的感到似乎是有什么被不知名的人给抢走了,他对自己的反应有些生气,好像只要是碰上黑子的事情,他总是会这么莫名其妙的生气起来。

 

这样真的不好,非常不好。

 

“火神,再往后走两步,”龙太郎在他身上够着手,“我要拿医药箱。”

 

“啊?”

 

“我回教室就是来拿这个的啊,黑子老师摔倒了。”

 

——“这种事应该一开始就说出来吧!!!”

 

————————

 

“火神君,只是小伤口而已,请不要再责怪龙太郎君了。”

 

“我在给你伤口消毒的时候,你老实闭嘴就好。”

 

的确只是小伤,手肘在地面上磨掉了一块血皮的程度而已。可他就是不高兴,这种烦躁感已经持续很久了,这让他难过又难受。他并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但是有什么困扰的话应该说出来就好了吧,朋友之间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火神想了想,在黑子身边坐下,说:“黑子,我觉得我最近有些奇怪。”

 

黑子侧首注视着他,耐心的等待着。

 

“我好像老是因为你在莫名其妙的生气,诶,也不能说是生气,应该说是很烦躁吧就是心脏闷闷的。就比如你有事情不愿意和我说的时候——啊,当然这本来就应该生气!还有你和其他人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不是朋友么,在一起才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觉得不对,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成这样……”

 

“火神君,我很高兴哦。”

 

“啊?!”

 

“不是我一个人在烦恼什么的,”黑子难得的微笑着,他不紧不慢的用棉花把火神手指上沾染的药水擦干净说,“如果只有一个人烦恼的话那就太可悲了,所以,还是请火神君继续烦恼着吧。”

 

“开什么玩笑混蛋!”

 

“多多思考脑袋才不会变笨,火神君请加油吧。”还没等火神发怒,黑子突然换了个话题,“说起来明天是火神君的生日,明早去火神君家之前,我会打电话过去的。”

 

说起生日这个话题总是让火神觉得非常害羞,刚刚的不愉快被涌起的欢欣与期待覆盖,他挠挠头眼神游离的看向另一边,闷闷的嗯了一声。

 

所以他也没有发现,黑子看着他微红的耳根,温和的笑意。

 

————————

 

生日庆祝并没有像桃井想的那样,黑子打过电话之后便和前辈们一块儿过来了,桃井也来了,只是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听说似乎是在路上和黑子吵架了。不过好在大家都玩的很开心,蛋糕本来是打算自己做的,但是木吉前辈说路上有超棒的蛋糕店会顺便带一个过来,所以火神只是做了一些还算拿手的饭菜来招待。中途有提议试胆大会和冷笑话大赛的,都被PASS掉了,抱枕大战倒是连提议都没有就直接开始,而且还非常投入,日向前辈的眼神都燃了起来,最不能掉以轻心的反而是笑着说“哈哈虽然不明白但好像挺有意思”的木吉前辈,抱枕在他手里简直就是杀器好么!

 

因为明天还有幼稚园的活动,所以大家并没有闹到很晚,最后是黑子留下来帮火神一起收拾。

 

“大家的礼物,火神君要来看看么?”

 

黑子把沙发收拾了一下,礼物满满当当的正好占满了那张小沙发,在一堆缠绕着各色彩带的盒子之间,那个接近半人高的玩偶熊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了。嗯……这不仅是说这只熊的大小,还有他不怎么对称的手脚和怎样也说不出可爱这种评价的表情。

 

火神把它抱了出来,这应该是手工做的,是桃井送的么?不过桃井的礼物他好像昨天就已经收到了啊——

 

“火神君喜欢么?”

 

好吧,看着黑子期待的眼神他好像知道是谁送的了。

 

“喜欢!当然喜欢,做得很棒呢!”火神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僵硬。

 

“太好了。”黑子似乎松了口气,他笑了一下,“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很多细小的部分不会弄,都是拜托了桃井老师。”

 

“是这样啊。”火神重新打量了一下手里的玩偶熊,的确做的不怎么好,可这么大一个估计也费了不少的功夫,一想起黑子为了自己努力尝试着他一点儿也不在行的事情,火神就觉得心口有些发胀,有些异样的满足感。他有些不好意思,抱着熊摸了摸鼻子说:“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的,不管你送什么我都很高兴。”

 

黑子摇摇头,“桃井老师也说,礼物还是自己做的比较好,更何况在制作时我也把自己的心意加了进去。”

 

火神的脸更红了,他伸手在黑子的肩膀上撞了一拳,“不要说这么害羞的话啊混蛋,知道了啦——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万分感谢!”

 

————————

于是已经十多年没有玩过玩偶的火神大我,在他这一年生日的夜晚,把一直玩偶熊抱上了床。不过似乎还是不怎么习惯抱着玩偶睡觉,他干脆扔开了枕头,枕在了玩偶的肚子上。

 

还真是有点意外呢,黑子亲手为他准备礼物什么的,这个生日真是超棒的!火神抱着被子在床上拼命翻滚着,突然,他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声音?窸窸窣窣的,好像就在耳边,是有什么东西么。火神爬起身,在床上翻找了一通,连床单下面也摸了一遍,最后在检查玩偶熊身下的时候才发现——声音是从玩偶熊的肚子里传来的。

 

火神有些不太确定,还使劲揉了揉,这才发现在那里好像真的有不少纤维棉之外的异物。是不小心弄进去的么?火神想了想,还是拿了剪刀,小心的沿着缝纫线剪开了一条小口子,伸了两只手指进去掏了掏,竟然还真被他掏出好几张纸笺。

 

不是不小心掉进去的,它们被人仔细的叠成了标准的方形,纸背后若隐若现的划痕似乎在不停的叫嚣着,看看我吧,快看看我吧!

 

好像影影约约能猜到是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心跳却在打开纸笺之前就不可抑制的加快了,扑通扑通的声音搅的他心神不宁。怎么办,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要如何来形容,是在火山底冒着泡的岩浆,还是太阳内部无法估量的热量,心脏跳得太快了,甚至都觉得疼痛,却又在疼痛中是如此的欢欣。

 

那个家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呢?所有问题的答案,原来不过是这么简单。

 

真是可恶啊,这一无所知的我。

 

“喜欢你。”

 

玩偶熊肚子里的所有的纸笺,每一张纸笺上都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写着喜欢你。

 

他是这么说的吧

 

——我把自己的心意也加了进去。

 

火神猛的用被子捂住自己似乎快要烧起来的脸,黑子那个混蛋……糟糕,他今晚睡不着了啊!

 

————————

 

“黑子老师,黑子老师,火神睡着了耶……”

 

黑子走过来,就看见被孩子们团团围住的火神一头靠在大布偶身上,小声打着呼噜睡得正香。竟然在这么吵闹的幼儿教室睡着,那真的是太累了吧,其实如果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眼下一圈浅淡的黑影。

 

是因为发现了玩偶里的秘密昨晚没睡好么,黑子碰了碰他的黑眼圈,其实把纸条塞进去的时候就想过他会发现,只是没料到会这么快,真是难得,能让这个家伙也好好思考一下他们两人的事情。黑子突然有了一种类似于恶作剧的成就感。

 

“火神老师太累了,大家先拿故事书在那边坐好,我们一会儿看故事书不要打扰他好么?”

 

“好~”

 

黑子看着火神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轻轻笑了一下,伸手把柜子上的毯子拿下来给火神盖上,而就在他凑近的时候,火神似乎睡得不怎么安分,模糊不清的咬牙咕噜了一句“黑子这家伙”。黑子愣了一会,这个人似乎永远也不会有可爱的自觉,他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唇角。

 

“啊……”

 

龙太郎在黑子身后抱着他的小外套瞪大眼轻呼出声,在黑子看过来后,连忙用外套捂住自己通红的脸。

 

黑子对他微笑着道:“是要给火神老师的么?”

 

龙太郎还是害羞的说不出话,只能把外套递过去,红着脸点了点头。

 

“谢谢了,龙太郎君。”

 

“那个,呃……那个……”结结巴巴好久,龙太郎总算鼓起了勇气,小小声问道:“是,是,黑子老师喜欢火神么?”

 

黑子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所以拜托龙太郎君,要保密哦。”

 

“是的!我会保密的!”

 

龙太郎拼命点着头道。

 

嘘,这是黑子老师的秘密。

 

 

——END

 

粉单人就好了,CP党就是每个生日把自己的小天使洗干净送到别人嘴里,怎么想怎么心酸……这份大纲被我改的烂七八糟的安利也没指望卖出去,其实开始打算的是纸条是桃井放进去的,但是这样战线就拉太长了,大纲就被砍得七七八八一脸辛酸泪。

 

火神小天使生日快乐,你让我在这个本该忧伤的节日找到了该开心的地方!在新一年跳得更高吧,超越奇迹!

 

 

 

 

 

话说813又是我家六翼大天使的生日呢……教练我想打篮球,不想码字了……


热度(40)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