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花

死因:懒癌
爱好:发刀,be
哪怕是超人奥特曼也需要一个能帮他在睡前热牛奶的家伙。

【伏八】年龄差才是王道1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咯,奏是这么任性喜欢改来改去


“伏见先生伏见先生!总算是回来了,室长让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说是有话要和您谈谈。”

巡逻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表情比起同情更接近于幸灾乐祸的问题少年道明寺,哪怕今天谨遵医嘱没有再喝冷咖啡,伏见猿比古先生那脆弱的胃依然感到了一阵可悲的抽痛。

就好比RPG游戏,把脆血皮小怪打倒,接下来就该是不怀好意的魔王上司,把鞋底印在道明寺脸上之后,伏见为自己如此有年轻感的比喻给了个加分。


“伏见君,今天巡逻的时间似乎难得的变长了呢。”

啊……果然不论是何时看见上司这张眯着眼假笑的脸对自己的胃和发际线都是一种严峻的挑战。

“顺道处理了些私人的事情。”

“虽然之前已经说过,但还是觉得有再提醒一次的必要,请把工作与私事分开来。”

“是在巡逻结束后,而且我不也想被在工作时间玩吠舞罗全员拼图的人说这种话。”

“这只是个人一点小小的休憩形式,说起来……‘八田鸦‘?那孩子是如此称呼吧?”

该死!是哪个混帐告诉这个明明只记得住“赤之王周防”的家伙Misaki的名字了?!

“……随便你。”

“伏见君。”

“……什么事?”

不管什么事都好这种毫无意义的谈话给我快点结束掉……

“虽然那孩子很可爱,但资料显示好像也只有19岁的样子。”十指交叉支撑住办公桌后微微前倾的身体,宗像礼司抬头看向自己部下略带发黑的脸色,毫不犹豫的补刀道:“不过哪怕你作为我所信赖的部下,若是有任何犯罪行径,我也是不会姑息的。”

“谁会去犯罪啊!!!”

冷漠刻薄说话和做事同样毫不留情的伏见猿比古先生,却是偶像团体吠舞罗的元气滑板少年八田鸦的狂热粉丝,这说出来足以颠覆S4全员三观的事情,却成为了与“淡岛副长是D罩杯”一样众所周知的秘密。但伏见并没有如其他深度中毒患者那般模仿偶像的发型着装或是在亲笔签名的织帽上别着拼出偶像姓名的字母徽章,他连钥匙扣的周边都不会佩戴,更别说是使用什么纪念册钱包,哪怕是终端待机画面都只是无趣的备忘录事项。无论何时,他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公寓也是简单整洁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但,公寓主卧的房间门却是一直紧闭,这是哪怕不得不上门去送文件的S4队员也不敢靠近的禁地。

——不会想去靠近的吧!那一股连门都抵挡不住的,浓浓STK气息……

就是这种平日里冷静的过分的人突然爆发起来才让人觉得可怕吧……

吠舞罗八田鸦,虽然从未见过,但还真是个了不起又可怜的人物呢——从各方面来说。

伏见猿比古从不抽烟,这并不是说他注意保护自己那漂亮的肺叶,作为一个三餐能用冷咖啡打发的让医生气到吐血的家伙可没什么健康的概念。这仅仅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令人恶心的烟酒味就是中年臭的味道,在他29岁这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年纪里,这也成了必须斤斤计较的一部分。

每日的加班已经成了例行公事,一边整理着档案文件报告,伏见一边如同作对一般恶狠狠的往抽痛的胃里灌着咖啡。这群混蛋,哪怕是在报告里再用上平日请假理由的百分之一的脑子,他现在也不用在这里虐待自己可怜的胃了。

道明寺的报告里竟然还有语法错误,重做第三遍还能做成这种样子,也真是种了不起的才能。日高用于说明的附件太多,装订报告上的图钉都比他重点明显。秋山这份昨天就应该上交了吧,连日期都没有改动明天是想跪下认错么……

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与办公桌上不断增加的空咖啡罐,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结束。

回家的路上伏见给自己买了一块三明治,除了让自己绞痛的胃老实一点,中间的生菜和沙拉酱都恶心的令他难以忍受。再这么折腾下去估计他就要倒在S4那台电脑前了,说不定那群混蛋还会给他来个追悼会什么的,来纪念每天给那群小学生报告擦屁股的伏见猿比古先生……啊……不管了,就算下一秒会死去也好,让我在Misaki的怀里死去吧快点给我Misaki来治愈啊……

“喂你们这群混蛋,要打架么!”

患有暂时性失聪的神明,今天倒是少有的听见了凡人的祷告。









热度(36)

© 雕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